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鏖戰】第二章 謀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二章 謀戰

  晚上七時四十五分。
抵達鳳城大酒樓後,大家便沿著鋪在地上的紅地毯,昂首闊步,步進酒樓門口,大當家率先抱拳拱手,熱情跟酒樓門口的知客恭賀道:
「恭喜發財!新年進步!」
然後大當家便舉起右手,攤開手掌,示意五個人道:
「我姓龍,今天下午致電貴酒樓訂桌,五位。」
這個知客看來年約二十多歲,身材窈窕,一頭柔麗的黑髮盤成髻子,化了一個淡妝,右耳戴著一個耳機,穿著一件鮮紅色的高叉旗袍,頓時讓人倍感新年氣氛。
這個知客抬頭瞄一瞄大當家,便凝望著大當家,突然嘩然問:
「咦!你們不是龍門藥房的人嗎?」
大當家登時一怔,誠惶誠恐道:
「對不起,妳是……」
這個知客自知剛才有點失禮,便低頭赧顏一笑,並遠遠指著站在門外等候的三當家,含羞答道:
「哦,你們可能忘記了。我曾經在你們這裡跟這位帥哥配過藥。全靠他的藥,現在我的鼻敏感已經沒有以前這麼嚴重。」
大當家當場鬆一口氣,接聲道:
「哦,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情。」
然後便指著三當家,趁勢推銷道:
「嗱!這位帥哥叫『畢言笑』,是我們藥房的超級筍盤!閒時可以過來找他聊天。」
大當家說的其實不是客氣話。
三當家今年二十九歲,擁有一雙深邃的黑眼睛,尖臉,黑髮,未必英俊瀟灑,不過肯定高大威猛,既有胸肌,又有腹肌,而且精通拳擊,一定能夠給予女生安全感。
奈何性格實在過於沉默寡言,特別是面對異性,總是擺出一張冷冰冰的臉,讓人難以捉摸,甚至給予一種孤僻的感覺。
這位知客便詫異道:
「畢言笑?」
大當家點頭道:
「對。畢、言、笑。很怪的名字,對吧?」
這位知客的嘴角輕輕掀起微笑,附和道:
「對……這麼怪的名字,世上恐怕很難會再有第二個。」
大當家便補充道:
因為『笑』的讀音又跟『少』一樣,於是大家偶爾便乾脆將『言笑』說成『言少』,用服侍少爺的口吻稱呼他。」
這時候,二當家、三當家、四當家一齊在門外等候,大家肩並肩閒聊,顯然沒有注意到這一段對話。
接著這位知客便親自帶著眾人前往一間宴會廳,裡面放著六張圓桌,每張桌分別圍著六張酒樓椅,全部套著一個白色的絲質椅套,別具氣派。
沿途環顧四周,食客佔滿九成,人來人往,人山人海,圓桌圍滿正在用膳的食客,傳菜員不斷走來走去,絡繹不絕,縱橫交錯,新春期間,場面果然熱鬧,生意自然興隆。
這位知客領著我們往一張較裡面的飯桌,大當家率先就坐,挑一個背靠著牆的座位,二當家、三當家便分別坐在大當家的左右兩邊,至於藥罐子、四當家便分別坐在二當家、三當家的側邊,背向人群。
各人就坐後,藥罐子便示意這個知客拿走這張剩下來的空椅,讓大家能夠圍成一個圓圈,相鄰而坐,更顯親密。
隨後大當家便從圓桌中間的三角形亞克力餐牌座上單手抽起整疊菜單出來,撒在桌面上,豪氣道:
「別客氣!今晚隨便點、隨便吃!喜歡吃什麼便點什麼!今晚我請客!」
聽罷,這個知客便微微靠攏我們,主動開腔介紹道:
「龍先生,我們現在有一個六個人用的團年春茗套餐,只是盛惠三千八百八十八元,非常超值,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呢?」
不待眾人表態,四當家便猛然搖頭擺手,一口拒絕道:
「不行!難得大當家請客,我們當然要自行拍板!四千元,我寧願點小菜吧!」
本來這番話聽起來已經不太禮貌。
沒想到,四當家還朝向眾人,怫然不悅道:
「這些春茗套餐這麼貴,一點都不划算……如果妳要找『水魚』的話,你找錯人喇……我們龍門藥房的人才沒有這麼笨,不會輕易上當的!」
這個知客忽然頓住,往四當家身上打量,沉默不語。
這一刻,場面頓時尷尬不已。
不過四當家顯然不覺得自己剛才這番話確實有點過火,低著頭,自顧自看著這些菜單。
真是的……開罪別人,自己還懵然不知。
大當家深諳人情世故,隨即便用一個簡單的方法,巧妙打破這場僵局。
  這時候,大當家便按著飯桌站起來,從白色外套的口袋裡,俯身抽出一封利是出來,然後雙手遠遠遞給這個知客,打圓場道:
「哈哈!今晚他們是我的老闆,一切都聽他們的……來,來,來,利利是是!今年賺多點!」
這個知客接過這封利是後,會心一笑,便恭敬答謝道:
「多謝!恭喜發財!祝你生意興隆!」
這個知客便知情識趣離開。
當時四當家一臉稚氣,繼續攤著這些菜單,逐一指著上面的小菜,指來指去,如同小孩挑玩具一樣,倒是老實不客氣道:
「我要這個、我要那個……好吧!好吧!我挑好了,我要吃糖醋排骨、瑤柱貴妃雞、清蒸老虎斑、香芒龍脷柳、芝士焗龍蝦……還有我的至愛,魚香茄子煲……有魚有肉,不錯吧?」
二當家便冷不防插話道:
「噯!點歸點,記得留兩個餸給大當家點吧!」
不過大當家隨即便擺一擺手,高聲豁然道:
「不要緊!不要緊!四當家喜歡點什麼便點什麼,隨便挑,不過最好湊夠八個餸,發,發,發,新年最緊要討個好兆頭嘛!」
三當家有點擔心,便緊張兮兮道:
「八個餸……我們只有五個人,吃不吃得光?」
四當家便用左手拍一拍胸膛,胸有成竹道:
「放心!我的肚子好餓,包在我身上!」
二當家在旁逗笑道:
「對,四當家還在發育時期,應該要攝取多點營養,快些快高長大!區區八個餸,算得上什麼?」
四當家便呵呵大笑,天真爛漫道:
「哈哈,放心,萬一真的吃不完,我便打包回家,留作明天的午飯,絕對不會浪費食物,總之一切包在我身上。」
對,在眾當家裡,四當家的年紀最輕,真的好像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經常帶給我們很多歡樂,甚至讓我們重拾青春的回憶,所以大家都非常疼愛四當家,待他如親弟弟一樣,於是讓四當家一個人負責點菜。
四當家代表大家拍板點過菜後不久,一個負責樓面的中年女侍應徐徐走過來,逐一跟眾當家斟茶遞水,態度殷勤,招呼周到,並且隔著飯桌,主動跟大當家搭訕道:
「咦!龍老闆,今晚你在這裡吃飯?恭喜發財!祝你生意興隆!今年賺多點!」
大當家怔了一怔,顯然不認得這個女侍應,不過既然對方知道自己是老闆,應該只是不認得,不是不認識,所以大當家再次站起來,俯身抽出一封利是,雙手遠遠遞給這個女侍應,微笑答謝道:
「多謝,承你貴言!來,來,來,利利是是!今年賺多點!」
這個女待應接過這封利是後,便小心翼翼塞進褲袋裡面,笑逐顔開離開。
隨後四當家便繃著臉,撇著嘴,面露不悅,顯然有點妒忌,冷言冷語道:
「哼!大當家,你應該祝她『橫財就手』嘛!看!只是隨便說兩句祝賀詞,便逗到一封利是!這個嬸嬸真是一個厚臉皮的人!」
大當家便哈哈大笑,慨然道:
「哈哈!新年嘛!最緊要大家開開開心心!」
然後略略停頓,一針見血道:
「利是是用來派的。」
十多分鐘後,第一道餸菜終於端上桌。
眾人請大當家起筷。大當家便率先起筷,春茗正式開始。
隨後,其餘七道菜一道接一道逐一端上桌。藥罐子總是看到四當家不停將這些餸菜夾進自己的碗裡,絲毫沒有飽的跡象。
八道菜,果然難不倒他。
春茗過後,大家酒足飯飽,大當家便突然轉移話題,開始認真跟大家說出一個驚天大陰謀……

血一般鮮紅的玫瑰,拿著劍一般鋒利的刺,將會淨化這片不祥之地。

  大當家同時緩緩吐出兩個字做這次行動的代號。
  這兩個字便是……
  「鏖戰。」
  不久後,將會發生一場鏖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