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鏖戰】第三章 始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三章 始戰

  晚上十時十分。
春茗過後,大當家結過帳後,眾人便準備離開酒樓,各自回家。
沒想到,眾人剛剛步出酒樓後不久,後面便突然傳來一陣呼喊聲。
眾人應聲回頭一望,哦,原來是剛剛這個斟茶遞水的女侍應。
大當家一陣愣然,驚奇問道:
「什麼事?」
這個女侍應當時情急,未經解釋便不斷大口喘著氣問:
「龍老闆,你們這裡有沒有人丟失錢包?」
聽罷,雖然眾人一臉困惑,不過還是伸手摸入褲袋,甚至拿出錢包,仔細確認清楚自己的錢包還在不在,慎防有人偷龍轉鳳。
隨後便突然聽到「咦」的一聲。
這個人擁有一張尖尖的臉蛋,烏黑的短髮,雪白的肌膚,劍眉星眼,高鼻薄唇,一臉稚氣,清秀斯文,儼如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
這個字是四當家吐出來的。
四當家首先摸一摸自己右邊的褲袋,感覺裡面空空如也,便將右手插進褲袋後,慌慌張張道:
「我好像丟失了錢包……」
這個女侍應稍稍回過氣來,便應聲拿出一個棕色的錢包出來,徐徐解釋道:
「剛剛我在執拾龍老闆你們這一桌的時候,無意在地上發現這個錢包,心想這可能是你們其中一人的,於是立刻趕快衝出來喊停你們,原來這真的是你們這一桌人的。」
然後這個女侍應為了確認物主,便循例問一問四當家:
「你叫什麼名字?」
四當家急於拿回錢包,便不假思索道:
「我是易炎林,『易經』的『易』、『炎熱』的『炎』、『樹林』的『林』。」
答案正確,於是這個女侍應便物歸原主,然後不斷用長輩的口吻叮嚀道:
「我要知道物主姓甚名誰,所以看過裡面的身分證,不過我有點老花,看不清這張身分證上的相片,便直接問名字好了……對……的確是這個名字。
記得下次小心點……快點看一看裡面的東西還在不在?」
四當家接過這個錢包後,便粗略檢查一下裡面的東西,確認沒有遺漏,然後連聲道謝,深感歉意道:
「這次真的多謝你幫我撿回錢包……裡面有我和她的合照,記載著一段珍貴的回憶……」
這也難怪,金錢事小,證件事大,萬一需要補領,真的十分麻煩。
沒想到,隨後這個女侍應竟然從褲袋裡抽出一封利是出來,硬巴巴塞進四當家的手裡,教訓四當家道:
「嗱!這封利是是給你定驚的,下次不要這樣冒失!知道嗎?」
這個女侍應返回酒樓後,大當家便趁機酸一酸四當家:
「哈!虧你剛才還說人家特地跑過來討利是!」
四當家當下立刻自慚形穢,說不出半句話來。

  二月十四日,西方情人節,又是邱比特到處放箭的日子。
上午十二時十三分。
龍門藥房。
大當家還沒有回來,四當家今早有事外出,藥房只剩下二當家、三當家、藥罐子三個人。

中午十二時三十四分。
大當家終於慢條斯理返回藥房,還拖著一個女人回來。兩人肩並肩、手牽手,雙雙步進藥房。
這個女人,身形苗條,體態輕盈,瓜子臉,晶瑩如玉,肌膚勝雪,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薄薄的雙唇,秀麗的長髮垂向胸前的雪白色連身裙,纖幼的雙腳套著一雙白色的尖頭高跟涼鞋,如同一朵嬌嫩欲滴的白玫瑰,千嬌百媚,無與倫比。
這個女人便是南可雎,大當家的女朋友。
兩人甫進藥房後不久,三當家便隔著最外面的玻璃櫃枱,主動跟兩人揮手打招呼道:
「大當家,你終於回來嘛?」
還微感訝異道:
「咦?妳來了嘛?」
不待二人答話,二當家便隔著較裡面的玻璃櫃枱,大感驚訝,還佯裝責怪大當家道:
「大當家!你今天幹嘛回來?你不需要跟大嫂慶祝情人節嗎?」
大當家便懶懶道:
「哦,工作要緊,我倆留待今晚慶祝!」
沒想到,大當家身旁的大嫂反應挺快,旋即對著二當家斬釘截鐵嚴肅道:
「童子雁!你不要亂說話!男未婚,女未嫁,只要本小姐一天還沒有結婚,我一天還不是你大嫂!」
然後大嫂便用左手食指輕輕戳一戳大當家的手臂,戲言道:
「你最好叫你大當家好好疼愛我!本小姐身邊可是還有很多追求者!不然的話,到時候,他一定會後悔莫及!」
然後二當家便擦一擦眼,裝哭打趣道:
「嗚嗚……大嫂!如果妳不做我大嫂的話,試問誰還有這個資格呢?要知道只有妳這種高質素的女人才配得起我們大當家呢……」
還繼續似是而非道:
「放心!我心裡只有你一個大嫂!我不會認其他女人做我大嫂!」
最後還裝哭大喊:
「大嫂,妳不會忍心拋棄我們吧?」
這番話哄得大嫂俏臉飛紅。
大嫂的臉龐緊緊貼著大當家的手臂,並挽著大當家強而有力的臂彎,含笑道:
「童子雁果然是『師奶殺手』,連樹上的麻雀都可以被他哄下來。」
大當家便搭著大嫂的手,附和道:
「對,幸好這裡有二當家坐鎮,藥房的生意才會這麼好。全靠二當家,我和三當家才抽得到時間出來繼續回拳館。」
然後擺出一張酷臉,引以為傲道:
「嗱!當年我在拳館裡得知二當家在一間藥行工作,彼此繞著藥房的話題交換意見,覺得投契,便招攬他『過檔』加盟,怎麼樣?證明當年我沒選錯人吧?」
大嫂不予理會,便皺起單眉,繼續質疑道:
「你長得這麼帥,又懂得哄女生,真的很難相信你至今還未拍拖。」
說真的,二當家的外表俊朗,儀表不凡,棕黑的短髮,深邃的黑眸,高挺的鼻樑,削薄輕抿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輪廓,嘴巴又甜,絕對迷倒不少女生,至少討得師奶歡心,堪稱「師奶殺手」。
這樣的一個帥哥至今竟然還不談戀愛,當然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二當家便推搪道:
「哦,因為我還沒有遇到像妳這種高質素女生而已。」
這番話哄得大嫂更加眉花眼笑,飄飄然道:
「唉……你真是識貨!不過這樣如果你不肯稍微降低擇偶條件的話,我想我們永遠都看不到二嫂了……」
沒想到,二當家便逮著這句話,取笑道:
「咦?我們?這樣說,妳是承認自己是我們大嫂嗎?」
這時候,三當家已經看不下去,便別過臉來,獨自凝望著外面的天空。
別說是三當家,藥罐子同樣受不了這些露骨的對話,便訕笑道:
「不行,我渾身都已經起了雞皮疙瘩,我還是返回配藥室工作吧!你們慢慢繼續聊天。」
然後便踱步返回配藥室。
這其實是計劃的一部分。
藥罐子只不過是依計行事而已。
返回配藥室後,褲袋裡的智能手機震了一震,一解鎖,屏幕上便有一段文字訊息。
只有四個數字:
0114
「鏖戰」正式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