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鏖戰】第八章 迎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八章 迎戰

兩天後,填過報名表,交過學費,便算拜過師,這個中學生便正式踏上拳擊之路。
話說這個中學生當年未滿十八歲,除了需要填寫緊急聯絡人的姓名、電話外,還需要家長簽名。這個中學生第一次填寫申請表的時候,填到這裡,便故意漏空這些資料不填,結果要在人家的「溫馨提示」下,才百般無奈填回父親的姓名,並回家請父親簽名。
父親喉頭裡發生「哦」的一聲,便在這張報名表上簽名。
第一堂,當然是自我介紹。這個男人便跟這個中學生簡單介紹道:
「我姓南,是這裡的教練。你可以稱呼我南教練。」
這時候,這個中學生只是碰巧看到這張海報,從來沒有想過要挑什麼拳館,亦沒有聽過《六龍御天》這套拳法,所以實在有眼不識泰山,竟然不知道眼前這個笑容滿面的男人,就是世界拳擊組織輕量級世界排名第四的南重明,當年自創《六龍御天》這套拳法,得以縱橫世界擂台,威震國際拳壇。
「在六回合內便能夠KO對手。」
傳媒都是這樣形容南重明的。
不過這個中學生首先還是跟當時擔任助教的大師兄學習拳擊。
這裡的大師兄便是南凌峰,南重明的兒子。
第一堂不是學拳,而是跳繩。
未學拳術,先練體能。
因為這個中學生自幼身體孱弱,加上長年缺乏運動,甚至已經忘記自己多少年沒做過運動,單是跳繩,只不過是十多秒便已經上氣不接下氣,跳起來,還笨手笨腳,旁人真的很難想像這個中學生將來會成為一個出色的拳手。
對,雖然南重明嘴巴沒說,不過看到這一幕,心裡已經認定這個中學生不是學拳的好材料,唯有寄望這個中學生能夠好好堅持,不要輕言放棄。
不過南重明的心裡同時慨嘆縱然略有小成,恐怕只是一些三腳貓功夫,難登大雅之堂
誠然,跟其他運動一樣,很多人或許對拳擊產生濃厚的興趣,不過不論是什麼理由,怕辛苦也好,怕對打也好,怕受傷也好,最後留下來的人,真的寥寥可數,當然,人少有人少的好,至少師徒形同父子,同門形同兄弟,大家儼如一家人,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這段期間,這個中學生亦曾經想過放棄,直至遇到一個人,這個中學生從此便打消這個念頭。
這個人便是南重明的女兒、南凌鋒的妹妹——南可雎。
其實南凌鋒長得挺帥,年約二十多歲,棕黑色的頭髮,小麥色的肌膚,劍眉鳳目,鼻正唇薄,身材偉岸,不過經常板著臉,冷若冰霜,總是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這種人既酷且帥,應該迷倒不少女生吧?
這些年,南可雎偶爾會上來「探班」,利用拳館裡面的廚房,親手弄一些甜品出來,例如曲奇、朱古力、芝士蛋糕,這個中學生便在這個時候認識南可雎。
  這種年紀,這個中學生差不多已經進入曖昧的青春期。雖然嘴巴不說,不過這個中學生便開始逐漸對南可雎產生好感。
現在,這個中學生學習拳擊,還有一個理由,更加成為動力。
自此這個中學生更加操練體能,勤加練拳。
當然,任誰都知道,任何運動都有受傷的可能,特別是拳擊這項運動,經常需要對打,有時候,這個中學生過分投入,不愛惜身體,弄的自己遍體鱗傷。
就算不是南可雎,在女生面前,上身赤裸,只穿一條短褲示人,這個中學生初初已經有點不習慣,還要讓女生處理自己的傷患,讓這個中學生更加難為情,笨嘴拙舌,除了「謝謝」外,便說不出其他話來,頓時成為話題終結者。
後來習慣成自然,這個中學生便會開始跟南可雎互相鬥氣,趁機故意跟她爭論「散瘀應該『碌雞蛋』還是塗跌打酒」、「流鼻血應該仰著頭還是低著頭」,打開話題。
她是這個中學生第一次喜歡的女孩子,因為是初戀,戀愛經驗值是零,面對這個女生,難免真的不知所措。
經過無數的掙扎,這個中學生終於鼓起勇氣邀南可雎約會。
「哦,好。」
南可雎傻乎乎點頭。
這是他倆的第一次約會。
一對男女約會的節目,通常離不開逛街、看戲、吃飯。但是這對男女的節目竟然是……
「這對拳套好不好?」
這個中學生問南可雎。
這個中學生木訥寡言,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一個理由邀約,便假借「買拳套」之名,邀南可雎一齊到拳擊用品店。
南可雎挑來挑去,最後便挑了一對白色拳套,拋給這個中學生道:
「我覺得這個挺不錯,就這個吧!」
這個中學生呆頭呆腦問:
「為什麼?」
南可雎隨口答道:
「沒什麼,我只是喜歡白色而已。」
這個中學生便滾著眼珠,一臉傻笑,本來想做出幽默的效果,結果卻結結巴巴道:
「咦?……我還以為你會喜歡藍色……」
南可雎便好奇追問:
「為什麼?」
「因為妳姓『南』嘛……」
幽默不成,反而弄出一個冷笑話出來。
然後這個中學生便口舌笨拙問:
「妳可以送給我嗎?」
南可雎掏出手袋裡的錢包,爽快應道:
「哦,好,沒問題。」
這對白色拳套是南可雎送給他的第一份禮物。
這對拳套便成為了這個中學生的專屬拳套。
當時南可雎只是心想「人家交了這麼多學費,現在送一對拳套給人家,又有什麼問題?而且還可以留住這個學生,何樂而不為?」
沒想到,這個動作卻掀起這個中學生心底裡的無止境遐想。
「我倆現在是什麼關係?
這是一個積存在這個中學生心裡很久的問題。
奈何這是他倆第一次約會,亦是最後一次約會。
原因源自一個少年。
這些日子,南重明發現這個中學生原來只是體能較差而已,學起拳來,學得挺快,而且有板有眼,漸漸開始對他改觀。
六個月後,南重明甚至對這位中學生刮目相看,還決定傳授自己的畢生絕學給這個中學生。
契機源自同一個少年。
這個少年,將會是這個中學生最好的朋友,同時是最大的敵人…… 
(待續)
第二章:謀戰
第三章:始戰
第四章:待戰
第五章:奮戰
第六章:合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