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星期日

【鏖戰】第十章 內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十章 內戰

在拳館裡,這位少年一直想學《六龍御天》這套拳法,奈何南重明一直視《六龍御天》為絕學,絕不輕易外傳,當時只是因為愛才如命才破例傳授這套拳法給這個中學生。
照這個說法,這個中學生教「龍游淺水亦低吟」這一招給這位少年。這其實是不妥的。
這個中學生叮嚀這位少年要保守這個秘密。
隨後這位少年決定以自己方式跟南重明討教。
有次,為了讓這位少年知難而退,南重明終於不耐煩道:
「這樣吧!如果你能夠打敗『孱仔』的話,我便教你吧!」
「孱仔」便是拳館對這個中學生的稱呼。
這時候,這位少年登時語塞。
論拳法,這位少年知道這個中學生已經學得「龍游淺水亦低吟」、「一龍穿雲裂長空」這兩招,而這位少年只有偷學回來的第一招。雖說這個中學生功力尚淺,暫時只能打穿一塊一吋厚的木板,不過說到底還是二對一,中學生佔優。
不過這位少年答應過這個中學生不會在拳館裡使出這一招,實際上是二比零,中學生更加佔優。
這位少年的確想過用不用這招比試,不過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要是事情露餡,南重明反而不會傳授這套拳法,不就糟糕嗎?到時候誤了大事,「贏了比賽,輸了拳法」,只會得不償失。
至於自己唯一的速度優勢亦已經分享給這個中學生,你有我有,雙方扯平。
所以不論怎麼想,對手一定佔盡上風。
除非對手故意放水,否則勝算微乎其微。
不過眼見這是修煉《六龍御天》的唯一機會,就算勝算再怎麼渺茫,還是不能白白錯過這個機會,所以這位少年還是硬著頭皮接受挑戰。
兩人分別戴著白色、紅色拳套上擂台,開始比試。
弱者要打敗強者,只有愛拼才會贏。這位少年深明此道,剛剛開始比試便立刻滑步上前豁命進攻,不給對手任何反擊的機會。
就算不能KO對手,只要不斷攻擊對手得分,還是可以靠點數獲勝的。
這是這位少年的對策。
同時,跟所有直拳一樣,就算是「一龍穿雲裂長空」這一招,同樣必須跟對手保持一定距離才能出招,所以只要埋身肉搏,對手便無法使出這一招。
這便是這一招的弱點。
南重明不禁暗自讚嘆道:
「這小子竟然懂得這樣封住對手的行動!不錯!不錯!」
還暗自問道:
「孱仔,你打算如何招架?」
這個中學生萬萬沒料到對手竟然會有此一著,看到對手好像陷入暴走狀態,如同一隻狼一樣瘋狂進攻,一副愕然的表情躍然臉上,顯得有點措手不及,一直處於被動,只是不斷狼狽擋住這位少年的近身搏擊,不讓對手得分。
這個中學生雖然偶爾出拳反擊,不過自知點數還是較這位少年還差一截。
同時彼此距離實在太近,所以雙方偶爾會「摟」作一團,期間需要南重明拉開他倆繼續比試。
期間這個中學生曾經試過往後退,或者往左右移動,希望能夠拉開彼此距離,伺機進攻,奈何雙方的速度實在旗鼓相當,這位少年每每總是能夠跟得上他的步法,這個中學生還是攞脫不了這位少年。
兩人你攻我擋,裡面沒有一點喘息的空間。這位少年深知自己雖然暫時佔上風,不過只要待到自己筋疲力盡,便會給予對手反擊的機會,所以有苦自己知,情況亦不見得樂觀。
這時候,這個中學生一邊招架,一邊叫苦,實力上明明佔優,最後卻在戰略上吃虧,不斷轉動腦筋,苦思對策:
「如果不想辦法拉開距離的話,我便使不出『一龍穿雲裂長空』了,應該怎麼辦?
「啊!有喇……」
這個中學生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忽然反其道而行,不再設法拉開跟對手的距離,反而如同自尋死路一樣,故意滑步上前湊近對手。
這位少年不禁怔了一下,這一刻完全想不透這個中學生的行動,不過一直不敢鬆懈,因為稍有不慎,對手便有機可乘。
剎那間,一陣狂風突然從這位少年的左邊一掠而過,擊中他的太陽穴。
這位少年應聲倒地。
這位少年被判為倒地。
這時候,裁判便會開始從110數秒數,確定對手能夠站立才會開始繼續比賽。
沒想到,南可雎剛巧前來拳館「探班」,看到他倆在擂台上比試,便在圍繩邊聲嘶力竭跟這位少年打氣。
這下子,這個中學生醋罈一翻,一發不可收拾,大發醋勁,竟然不待對方站起來便繼續攻擊這個倒地的少年。
這便是犯規。
根據拳賽規則,拳擊手被擊中後,雙腳以上身體的任何其他部分接觸枱面,便可以判為倒地。簡單說,除了雙腳外,如果其他部位「貼地」的話,便算「倒地」,裁判員本來會暫時分開這兩個人,裁決倒地的拳手能不能繼續比賽。
所以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場面,南重明便立刻充當裁判員,迅速拉開這個中學生,強行中止這場比試。南可雎亦立刻衝上擂台抱著這位少年,讓他倚在自己的肩上,並從背包裡拿出紙巾跟這位少年拭一拭嘴角的血跡。
這個中學生的表情變得僵硬。
一時衝動,鑄成大錯。
這場比試後,這位少年倒是沒什麼,反倒是請教道:
「嘩!剛剛這一拳為什麼可以這麼快?我根本看不到你如何出拳!厲害!厲害!」
這個中學生頓時感到內疚,便羞愧答道:
「哦……這是『橫舞九霄掃狂風』,是師父最近教我的一招新擺拳……」

六龍御天
跟「一龍穿雲裂長空」不同,這是一招擺拳,適合近距離攻擊,所以能夠彌補一龍穿雲裂長空」的弱點。
並伸手打算扶起這位少年,結結巴巴慰問道:
「對吧……你有沒有受傷嗎?」
旁邊的南可雎便怒目相向,甩手撥開,憤怒代答道:
「廢話!你自己說呢?看!他的嘴角還流著血!」
要讓一個人死心,只需要一句話。
一句由至愛的人口裡說出來的話。
這位少年便安撫南可雎道:
「所謂『留情不出手,出手不留情。』對打便要做好受傷的覺悟,『孱仔』根本沒做錯!如果真的有人錯的話,便只好怪我自己技不如人,怎可以責怪其他人呢?」
這讓這個中學生更加內疚。
同時,這一拳還主動給予對方一個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讓南可雎可以照料對方的傷勢,培養感情,進而發展成為情侶。
這就是說,這個中學生雙手將自己最愛的女人送給自己最好的知己。
學武之人,最重要的不是武功,而是武德。
南重明倒是開始欣賞這位少年起來,亦便跟這位少年宣判道:
「這場比試雖然是『孱仔』贏,不過突然犯規,所以最後算你贏吧!」
這位少年興奮激動道:
「這是真的嗎?這是我贏嗎?」
這位少年續道:
「那我是否可以學你這套拳法呢?」
南重明笑著點頭,還事先聲明道:
  「不過《六龍御天》是一套易學難精的拳法,我自己亦花了整整三年時間揣摩這套拳法,才能將這套拳法發揮到淋漓盡致,所以這是一條艱辛的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六龍御天》,又多了一個傳人。
比試結束後,南可雎慢慢扶起這位少年後,便急忙前往廚房烚一隻雞蛋,準備跟他碌雞蛋消一消臉腫。
趁著這段空檔,這個中學生便做了一件出人意表的事情。
「不如我們交換拳套吧!」
這位少年不以為然,心想「球員偶爾亦會交換球衣」,甚至以為這只是兄弟的象徵,便高興答應。
旁人可能不知道這個動作的意義。
可是在這個中學生眼裡,這套拳套是南可雎送的,這便代表「我現在將我最愛的人交給你吧!」
這一刻,這個中學生決定封印自己的內心。
赤狼,便是這個中學生的名字。
失去愛情,珍惜友情,唯有寄情拳擊,用拳頭麻醉自己的傷痛。
  幾年間,這個中學生專心苦練《六龍御天》這套拳法,算是略有小成,拳法突飛猛進,遠超其他同級別的師兄弟,還經常代表拳館參賽。
「嘩……連大師兄都不是你的對手,遲些你不是可以挑南教練的機嗎?」
這位少年對這個中學生這樣說。
在這間拳館裡,南凌鋒天生擁有超乎常人的伸臂長度,手伸的長,拳自然出的遠,坐享這種先天優勢,加上當時盡得南重明真傳,已經漸露鋒芒,成為拳壇新星,人稱「蜘蛛爪」,經常代表拳館出賽,爭奪不少殊榮。
所以如果南重明是神的話,大師兄便是黃金聖鬥士。能夠擊敗黃金聖鬥士,實力自然不容小覷。
這樣子,放下愛情,執起拳套,這段感情便一直埋藏在這個中學生心裡,沒有開花結果,直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