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6日 星期二

【鏖戰】第十三章 戀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十三章 戀戰

三月十四日。下午大約兩時。
龍門藥房。
大當家求婚一個月紀念日。
藥房大減價。
藥房門口掛著一塊紙皮,上面貼著一張白紙,寫著:
「東主求婚一個月紀念日,全場貨品八八折。」
任誰都知道,這是噱頭。
傳統上,三月是零售淡季,所以很多零售業總會各出奇謀招徠顧客。
其中一個方法,當然是減價。不論是什麼藉口,盤點也好、搬遷也好,大家總會趁機減價促銷。
說真的,這個理由就是連當事人自己都覺得牽強,不過只要是減價,顧客才不會管什麼理由。
自從大當家成功求婚後,這一個月來,三當家真的好像若無其事般,絲毫察覺不到任何異樣。
藥罐子不禁在想:
「他真的拿得起,放得下嗎?」
「愛人要結婚,新郎不是我。」這種感覺已經夠難受,而且這個新郎還要是自己的好朋友,恐怕只會更加難受。這個十多年的心結,真的可以說解開便解開嗎?
要是三當家這麼豁達,這段感情便不會埋藏在心底裡十多年,對吧?
三當家平時一向沉默寡言,旁人真的很難窺見他的內心世界。
這時候,二當家便突然對著三當家,出口成文,高聲吟道:
「今行到此實難推,歌歌暢飲自徘徊。雞犬相聞消息近,婚姻夙世結成雙。」
三當家便一臉困惑,二當家便繼續解釋道:
「最近我自己求過籤,順道連你的份兒都一併求下來。」
然後便將這張皺巴巴的粉紅色紙籤遞給三當家,緩緩解釋道: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很難推辭跟自己無關,就像在歌唱歡樂的情境中,自己卻獨自一人猶豫徘徊,聽到雞犬的聲音,便代表著即將傳來事情的消息。」
隨後二當家便略為停頓,便加強語氣續道:
  「如果是夙世姻緣的話,自然會在一起。」
「如果求姻緣的話,這就是說,是你的,始終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勉強等下去,一樣沒意思。」
自從藥罐子知道這件事後,總是覺得這番話好像弦外有音。
說真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大當家、大嫂或許不知情,不過二當家經常對著他們這段三角戀,總會察覺得到一些端倪吧?
當然,這到底是不是巧合,恐怕便只有二當家自己知道了。
三當家便似懂非懂的接過這張紙籤,低頭凝望著上面的籤文。

下午大約三時。
藥房迎來一個女生。
這個女生穿著一件淨白的吊帶背心、藍色牛仔熱褲、白色涼鞋,襯得她格外絕世出塵,散發著一股青春活力的氣息。
這一次,三當家便立刻衝上前問:
「咦?今次妳過來買什麼?」
這又是上次這個知客。
別胡思亂想。三當家會主動招呼這個知客,當然不是因為她的衣著,而是因為上次大當家求婚的時候,自己曾經冷落過她,覺得內心有所虧欠,所以今次算是一種心理補償而已。
這個知客便微笑道:
「今次我不是來買藥的。」
三當家便問:
「那麼,今次妳是來幹什麼?」
這個知客便咯咯笑了一笑,淘氣道:
「還東西。」
聽罷,三當家滿腦子問號,還來不及問清楚原委,這個知客便從背後捧出一個盒子出來,輕輕放在玻璃櫃枱上。
這個知客便傻笑道:
「快來拆開看吧!」
三當家便小心翼翼解開上面這條紅絲帶,然後撕開這張閃亮的紫色花紙,打開這個盒,哦,原來是兩塊手掌般大的心形白色朱古力。
這兩塊朱古力顯然是自家製的,弄的心形不似心形,賣相不予置評。
這個女生便別過臉,難為情道:
「嗱!做人有借有還!你上次送給我兩粒朱古力,今次我還你兩塊朱古力,這算扯平吧!」
三當家推開這盒朱古力,呆頭呆腦客氣答道:
「嗄?不用吧!區區兩粒朱古力,還什麼?何況,這是人家在拜年的時候送的,我只是借花敬佛而已……
這番話徹底傷透這個知客的心。
這個知客當場呆了一呆,然後側著臉,眼泛淚光,不停抽著鼻,暗自抽泣。
隔了半晌,四當家顯然已經沉不住氣,跑過去喝罵道:
「喂!你到底明不明白人家什麼意思?」
三當家搔首道:
「嗄!這不是回禮嗎?還有什麼意思?」
四當家便當面提示道:
「今天是幾多號?」
三當家不以為然答道:
「三月十四日。」
四當家便立刻睜大眼睛,目露兇光,繼續怒罵道:
「三月十四日!白色情人節!你是否在二月十四日跟人家送了朱古力?現在人家便『回禮』,明白了沒有?」
三當家只是記住這天是大當家求婚的大日子,一時忘記這天原來還是情人節,自己不自覺在這個日子跟女生送上朱古力,無心插柳,柳樹成蔭,結果表錯情。
……誠然三當家自己所言,在擂台上,你或許所向披靡,只是在情場上,你還是一竅不通。
好,這又是藥罐子出手的時候。
藥罐子便暗示三當家表態,用手肘推一推三當家,婉轉道:
「噯!三當家,有人親自跟你送朱古力,在情在理,你是否應該嚐一口?好不好味,總要給人家一個答案吧!」
還語帶雙關道:
「嗱!你不喜歡內地朱古力,總應該喜歡本土朱古力吧?」
幸好三當家雖然愛情感覺遲鈍,但是還算聽得懂我倆的話,便立刻拿了一塊出來,咬了一口,高呼道:
「好味道!好味道!這是妳自己做嗎?」
這個女生便輕輕拭乾眼角的眼淚,露出苦澀的笑容。
接著,藥罐子便繼續推一推三當家的手肘,並且拿出一部智能手機出來,猛然指著手機屏幕,示意三當家打鐵趁熱,趕快「抄牌」。
三當家顯然羞於主動開口,嘴巴一直微張,偏偏就是說不出半個字來。
三當家有愛人的勇氣,卻沒有勇氣接受別人的愛。
……三當家,你打拳的勇氣到底跑到哪裡去?
沒辦法,藥罐子唯有再出手……不,不,不,應該是出口。
這時候,藥罐子便將智能手機收回褲袋裡,並指著三當家,打趣道:
「小姐,這個人的電話號碼是……以後妳有什麼毛病,隨時可以致電找他。」
誰說一定要男方跟女方「抄牌」?自己報上電話號碼,不就行嗎?
這時候,三當家終於開腔,結結巴巴道:
「對吧!認識你這麼久……我好像還沒有知道妳叫什麼名字……
沒想到,這個知客竟然撇著嘴道:
「上次你連我正在服什麼鼻敏感藥都不記得,你會記得我的名字嗎?」
三當家便用一種堅定的語氣,斬釘截鐵道:
「會!一定會!」
這個知客終於破涕為笑,緩緩道:
「我叫徐迎月,『徐志摩』的『徐』、『歡迎』的『迎』、『月亮』的『月』。你要好好記住。你不記得我的藥,總要記得我的名字嘛?」
頓了一頓,三當家便忽然心念一動,遲疑道:
「咦……這個名子好像在哪裡聽過……?」
徐迎月便含情脈脈憶述道:
「你還記不記得十三年前你曾經救過一個女孩?當年我男朋友酗酒,我倆關係愈來愈差,幸好當年有你見義勇為……」
三當家躊躇片刻後,便嘩然道:
「嗄?原來你就是當年這個女孩?你不說,我都不認得妳了……果然女大十八變……」
徐迎月便點頭道:
「其實我最初都不認得你,只是上次在酒樓裡偶爾得知你的名字。『畢言笑』這麼怪的名字,世上恐怕很難會再有第二個。
沒想到,當年這個瘦巴巴的男生,現在竟然是一個高大威猛的帥哥!
話說回來,你還是跟這個名字很相襯——不苟言笑。」
三當家顯然有點不知所措,便岔開話題道:
「咦?那你男朋友現在怎麼樣?」
徐迎月便聲如洪鐘,強調道:
「是前度!不是男朋友!」
然後話鋒一轉,溫柔道:
「唔……說回來真的很奇怪……有次我在街上遇到他正在幫一個婆婆推車,他現在改變了好多,已經沒有酗酒,只是左臂刺了一條龍紋身,說起話來面帶歉意,剛巧我們走同一條路,我們便邊走邊聊。
他便道歉道:
『對不起……當年我沒有好好珍惜你,分手後,我又捨不得你,便開始自暴自棄,然後誤入歧途,除了喝酒,還開始喝咳水,後來拍拖後便決定痛改前非,現在已經成功戒酒、戒咳水。』  
我這時心想,愛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竟然可以讓一個人洗心革面,重歸正途。
不過當我們快要途經你們這間藥房的時候,他便突然面露怯色,指著這間藥房,鄭重告誡我道:
『這間藥房原來臥虎藏龍,我勸妳不要得罪裡面的人……』
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
三當家便搔首道:
「咦?奇怪……我們藥房從來好像沒有跟客人發生爭執……他會不會點錯相?……慢著……」
徐迎月便追問道:
「什麼?」
對,除了四年前這一次外,龍門藥房的確沒有跟客人發生衝突。難道四年前那個男人便是……?
這時候,三當家便怔了一怔,立刻裝瘋賣傻道:
「哦……沒……什麼。關於這件事,我真的沒有印象。對……下次我可以吃黑朱古力嗎?」
無論如何,月老原來一早已經牽好紅線。
人生的轉捩點往往只在一件小事上。如果當年三當家沒有幫助這個女孩的話,整件事的發展便會變得不一樣。
今個春天,過往撒出去的種子,必定能夠綻放戀愛的花朵。
看來這支籤應該是真的。 
(待續)
第九章:苦戰
第十章:內戰   
第十一章: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