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8日 星期四

【鏖戰】第十四章 當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十四章 當戰

  七月十日。下午三時半。
  龍門藥房。
  現在正值盛夏,太陽刺眼耀目,散發出熾熱的光芒,如同火球一樣,炙烤著快要龜裂的大地,既燥且熱,絲毫沒有半點涼意。
  天空沒有一絲雲彩,藥房亦沒有一個客人,宛如一座死城。
話說龍門藥房的格局,是和其他社區藥房大同小異的:裡面大多是一個個長形的玻璃櫃枱,裡面擺放著成藥;玻璃櫃枱的後面大多是一個個高身的牆身櫃,裡面擺放著其他貨品,例如保健品;藥房的當家們大多站在玻璃櫃枱的後面,靠著牆身櫃,夾在中間,方便配藥。
唯一的不同,雖然畢先生遵守諾言,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從不干涉藥房的一切事務,包括裝潢,不過畢先生是生意人,雖非迷信之徒,不過還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特別請了風水師前來藥房佈招財陣,在店面的地板上擺放著八隻銅龜,又在收銀機前端放了一隻金色的三腳蟾蜍。
  至於大當家還親自買了一隻招財貓回來助陣,放在藥房門口的貨架上。這隻招財貓擁有一雙黑黑的眼珠,頸上套著一條紅色的頸圈,中間繫著一個金色的鈴鐺,一直高舉右手,左手抱著一塊寫著「千万兩」的小判金幣,坐在一張紅色的墊子上,寓意「招財進寶」。
  不過此時此景,這個風水陣有沒有效,便真的見仁見智。
  因為藥房剛剛缺紙,加上天氣實在非常酷熱,眾當家心血來潮,突然想吃冰淇淋解暑,經過一輪公平、公正、公開的投票後,眾當家一致通過派四當家到附近的文具店買一些A4紙回來,順道在便利店裡買一些冰淇淋回來消暑。
  不久後,四當家挽著一個白色塑膠袋回來,裡面堆放著一杯杯手掌般大小的冰淇淋,並且將這個塑膠袋攤在藥房最裡面的玻璃櫃枱上,二當家便逕自拿出自己的雲呢拿味冰淇淋,然後四當家便逐一抽出裡面的冰淇淋出來,分派給其他當家:
  「唔……雲呢拿味是我的……朱古力味是大當家和三當家的……
  話音未落,大當家便打斷四當家的話,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A4紙呢?」
  這一刻,四當家的臉頓時煞白,如同他手上的雲呢拿味冰淇淋一樣,隨即失聲高呼,然後搔首低聲道歉道:
  「對不起……我一時忘記……
  這明顯是一場冰淇淋惹的禍……
  面對四當家這副自責的可憐相,大當家偏偏就是罵不出半句話出來。
  這時候,三當家便打圓場道:
  「唉呀!填飽肚子才有力氣買東西嘛!」
  自從跟徐迎月相認後,大當家的性格改變了很多,換是以前的三當家,遇到這個情況,一定會沉默不語,絕不表態。
  現在,三當家顯然較以前開朗多了,至少說話多了,還懂得開玩笑。
  愛情的魔力果然不容小覷,竟然可以打開一個人封閉已久的內心世界。
  當四當家正在準備跟大當家遞上冰淇淋的時候,有一個人前來藥房買藥,當下打擾大當家消暑的雅興。
  眼前這個男人,大約二十多歲,一張小麥色的鵝蛋臉,理著一頭黑色的平頭,眼縫細長,鼻樑高挺,寬嘴厚唇,擁有一副衣架身材,瘦而不弱,肌肉線條極美,如同鋼鐵一樣,散發著一股男子漢的陽剛之氣,身穿一件黑色的運動背心、一條黑色的運動短褲,腳蹬一對黑色的運動鞋,而且全部源自同一個國際運動品牌。
  藥罐子不禁在想:
  「難道他是這個品牌的狂熱粉絲?」
  這個男人的目光竟然聚焦在大當家身上。甫進藥房後,便對著大當家問道:
  「龍老闆!你這裡還有沒有神仙水?」
  別誤會,這裡的「神仙水」,不是化妝品,而是一種止痛用的冷凍噴劑。
  藥罐子不禁在想:
  「難道他是這間藥房的熟客?不然的話,他怎會知道大當家姓龍?同時怎會知道大當家便是老闆呢?」
  話說回來,這個男生倒是有點面善……
  噢!他是古靈風!
  在香港,試問誰沒有聽過「古靈風」這位體壇新星呢?
  嗄?誰是古靈風?
  古靈風是香港職業拳手,曾經多次代表香港出賽,並且多次擊敗其他國家的拳手,屢獲殊榮,在職業生涯上,至今保持八連勝的不敗紀錄,一直成為各大傳媒的焦點,還被傳媒譽為「打不敗的拳王」,甚至慢慢從體育版移到娛樂版,逐漸成為響噹噹的風雲人物。
  古靈風兩年前出道,至今贏得不少金腰帶的榮耀外,還贏得不少廣告商的青睞,爭相邀請他擔任廣告代言人。
  這兩年間,古靈風不斷上電視、拍廣告,已經成為傳奇人物,不僅是香港人的英雄,還是香港人的驕傲。
  這樣的大人物竟然會親自蒞臨這間小藥房買一支隨處可買的冷凍噴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謎……一個謎……
  不過藥罐子自問不是一個好奇心旺盛的人,所以沒有刻意深究這個謎團。
  雖然暫時不清楚他倆到底是什麼關係,第一次親眼看見真人,視覺年齡遠較想像中還要年輕,而且還要溫柔。
  請恕藥罐子不開名,左顧右盼,藥罐子所認識的拳手全部都是一些雄赳赳的男子漢,加上偶爾在Facebook裡看過幾張古靈風打比賽的照片,總是煞氣逼人,所以真的跟想像中出現極大的落差!
  話雖如此,藥罐子自問不是古靈風的粉絲,所以沒有像忠實粉絲般瘋狂衝上前索取簽名,所以只是遠遠望著這個名人,避免打擾他倆。
  沒想到,這間藥房裡面,原來有人是古靈風的忠實粉絲,而且還是狂熱粉絲……
  這時候,四當家正在跟大當家遞上冰淇淋,剛巧站在大當家的旁邊,初初不以為然,後來看到古靈風後,便立刻睜大雙眼,瞪著對方,彷彿看到史前生物一樣,既驚且喜,然後迅速掩著嘴,拚命忍著笑,竭力假裝若無其事,避免自己在偶像面前失態,鬧出天大笑話。
  趁著大當家拿冷凍噴劑的這段空檔,四當家有幸能夠跟古靈風單獨相處,顯然沒有錯過這個攀談的黃金機會,頭腦稍微冷一冷靜,雖然自知唐突,不過還是鼓起勇氣,一邊抖手抖腳,一邊支支吾吾道出憋在喉頭的話:
  「古……………………一直是你的……忠實拳迷……請問……可不可以跟我簽個名?」
  聽罷,古靈風好像已經見慣這些場面,顯然見怪不怪,便露齒而笑,亮出皓白整齊的牙齒,爽快答應道:
  「多謝!多謝!……簽名?好!當然沒問題!那你想我在哪裡簽名?」
  四當家的腦海裡只是一心想索取古靈風的簽名,可是根本沒有想過這個最關鍵的問題,這一刻,環顧四方,不是一面印著其他東西的單面紙,便是只有手掌般大小的備忘紙,找來找去,偏偏就是找不到一張體面的紙,用來簽名留念。
  四當家頓時徬徨無主,神情萬分尷尬,面紅耳赤,光張著嘴,欲言又止,心裡一定喃喃咕咕:「真是的……難得有機會可以問偶像討簽名,在這個重要關頭,竟然連一張像樣的紙都沒有?」一張既羞且怒的表情躍然在四當家的臉上。
  四當家唯有一心二用,一邊繼續找一張合適的紙,一邊主動跟古靈風聊天,希望能夠爭取時間繼續找紙。
  於是四當家便在收銀機旁的深藍色直立文件架裡,翻一翻裡面的文件夾,看一看有沒有一、兩張空白的白紙,同時一臉尷尬聊道:
  「古靈風,自從你打第三場職業拳賽起,我便一直是你的忠實粉絲。隨後你在香港、澳門的拳賽,雖然我並不是每一場都在現場捧場,跟你打氣,不過賽後我一定會立刻看網上重播……你的打不死精神,真的很值得我學習……
  頓了一頓,四當家愈說愈順暢,續道:
  「對吧……差點兒忘記恭喜你最近升上世界拳擊組織蠅量級世界排名第七的拳手。今星期六是你的第九場職業拳賽,首先在這裡預祝你打贏這場比賽,繼續保持不敗紀錄!」
  古靈風還是露出親切的笑容,連聲答謝道:
  「多謝!多謝!……我一定會繼續努力,打好這場拳賽!」
  然後還出其不意問道:
  「對吧……你就是這位四當家嗎?你大當家經常在我面前稱讚你能幹,很幫得上忙。」
  自己的偶像竟然會知道自己的名字,四當家立刻目瞪口呆,倍感愕然,沒有立刻回話。
  雙方沉默半晌後,古靈風以為自己認錯人,便遲疑道:
  「咦……奇怪喇……上次我在你大當家的Facebook上看到你們在這裡求婚後的大合照,我依稀記得他好像提過你就是這裡的四當家……難道我記錯……?」
  古靈風誤以為自己弄錯,便連忙道歉道:
  「抱歉……看來我記錯人了……
  正當四當家打算澄清誤會的時候,古靈風便突然胸有成竹補答道:
  「哦,我知道喇……難道你就是這個『齊化』嗎?」
  這時候,大當家剛好拿著一支冷凍噴劑回來,忍不住插話糾正道:
  「風,你沒記錯,他就是我們的四當家!」
  然後裝出一種老大的口吻,調侃古靈風道:
  「幹嘛?你在欺負我的同事嗎?」
  聽罷,四當家立刻慌忙解釋道:
  「不,不,不……大當家,你誤會了……我只是問他討簽名而已……
  頓了一頓,便冒出一個疑問:
  「對吧!他怎麼會有你的Facebook?」
  大當家不禁愣了一愣,直勾勾的盯著四當家,語氣微含嘰嘲之意:
  「嗄?交換彼此帳號不就行嗎?你不是有玩Facebook嗎?」
  四當家知道大當家誤會自己的意思,便急忙澄清道:
  「不,我是指……你倆認識嗎?」
  大當家微感不悅,冷冷答道:
  「認識!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大當家好歹亦是一名拳手,再說拳擊這個圈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算他倆真的彼此相識,又真的沒有什麼好奇怪。
  隨後四當家便繼續問:
  「先不管這個……說歸說,你有沒有白紙?我找來找去還是找不到一張可以用來簽名的白紙……
  大當家便順勢劈頭罵道:
  「所以我剛剛才叫你出去買紙吧!」
  大當家始終還是疼愛四當家,說罷,便立刻拋出一個建議,輕鬆解決簽名這個問題
  話鋒一轉,罵還是罵,大當家便繼續戲罵道:
  「唉呀!真是的……難得今天能夠問到拳王討簽名,怎可以簽在白紙上這麼寒酸?要簽,當然要簽在拳套上,這才像樣嘛!對吧?拳王?」
  遲疑片刻後,古靈風便凝重道:
  「我心目中的拳王只有一個。」
  大當家顯然沒有聽,側臉跟四當家續道:
  「街角不是有一間拳擊用品店嗎?你趕快過去買一對拳套回來,不就行嗎?」
  聽罷,四當家不斷點頭稱是,連聲說好,覺得這個建議實在太妙,便應聲準備外出。
  古靈風便突然截停四當家,一番好意插話道:
  「哦……不用這麼麻煩……下次我親自拿一對有我親筆簽名的拳套回來給你,好嗎?」
  連想都不想,大當家便立刻推翻這個提案,並且指桑罵槐,借故跟四當家抱怨道:
  「哼!我勸你還是不要指望這個人會過來。看,你問一問他,自從成為職業拳手後,他何時真的試過親自大老遠跑過來?」
  不論這是否客套話,四當家倒是想盡快討得人家的簽名,自然不會節外生枝,所以便委婉推卻對方的好意,推搪道:
  「不,不,不……自己不想白拿你的拳套。」
  然後便興高采烈衝出去買拳套。
  藥罐子雖然不是古靈風的粉絲,不過基於「人有我有」的羊群心理,難得可以跟名人討簽名,怎可以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呢?
  所以藥罐子便示意四當家留步,然後厚著臉皮湊近古靈風,隨便編一個理由,冒昧搭訕道:
  「古靈風,其實我也是你的粉絲……如果方便的話,可否也跟我簽個名?」
  古靈風露齒而笑,爽快答應,果然有求必應。
  於是藥罐子便拜託四當家多買一對拳套回來。
  四當家剛剛步出藥房門口,大當家便突然高聲疾呼,提醒四當家道:
  「喂!今次記得買紙回來!」
  四當家出去後,大當家便拍一拍藥罐子的肩膀,跟古靈風介紹道:
  「對,對,對……我好像沒有跟你介紹,這位是齊化,我們的藥劑師。」
  這時候,藥罐子只是掛著討簽名,連自我介紹這些基本的禮貌都忘記了,真是失態……
  沒想到,古靈風便立刻露出一副驚訝的表情,然後伸出右手,示意握手,微笑道:
  「哦……原來你就是這位齊化……幸會、幸會……
  藥罐子跟古靈風握過手後,古靈風便問道:
  「嘩!讀藥劑真的很不簡單……要記這麼多藥名……我就一定記不住了……」
  藥罐子便讚嘆應道:
  「打拳一樣不容易……要我每天對著沙包不斷打、打、打……我就一定記不住了……」
  然後藥罐子便慢慢走遠,不想妨礙他倆敍舊。
  這時候,大當家便跟古靈風遞出自己手上的冰淇淋,示意請客。
  古靈風卻連連搖頭搖手,半開玩笑道:
  「不行!不行!我現在要節食減肥,準備下星期的過磅!哼!你明知我最喜歡吃朱古力味冰淇淋,便故意拿來引誘我……
  大當家的眼神無辜,雙眼骨碌碌的,看來好像不是故意,知道自己差點兒鑄成大錯後,便連忙道歉道:
  「唉呀!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你今星期六將要打第九場拳賽!怎麼樣?有沒有信心?」
  古靈風便搖頭歎息答道:
  「唉……這很難說……今次的對手實在太強,實力遠遠勝過之前八個對手,所以這場比實真的沒有多大把握……而且我還收到一個壞消息……」
  這時候,三當家便站在藥罐子的旁邊,遠遠瞪著古靈風的身影,緩緩吐出兩個字。
  當時藥罐子還不曉得,這兩個字原來亦是古靈風的名字。
  一個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的名字。
  藥房沒有半個客人,店面靜得可憐,閒來無事,三當家便跟藥罐子講述一段可歌可泣、有血有淚的往事,打發一下時間。
  一個拳手的故事。 
(待續)
第九章:苦戰
第十章:內戰   
第十一章:暗戰
第十二章:哀戰   
第十三章: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