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鏖戰】第七章 求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七章 求戰

  時間回到二〇一七年二月三日,晚上十時半。
  因為藥罐子跟其中一位當家同路,我倆便一齊在巴士站等候巴士,準備乘搭巴士回家。
雙層巴士駛進車站。
  我倆進入車廂後,便走上上層,步向車頭,然後肩並肩坐在前面第一排座位上,五光十色的璀璨夜景填滿整塊車窗。
  十多分鐘後,待到巴士駛出隧道後,藥罐子便眺望著窗外的街景,慢慢往後倚著椅背,徐聲問道:
  「你今晚玩得開心嗎?」
  這個人漫不經心道:
  「大當家請客,當然開心。」
  藥罐子續道:
  「大當家請客,大家當然開心,而且你還是當中最興奮的這一個!
  不過當大當家說出這個計劃的話,你便突然面色一沉,總是覺得你好像有點不開心。」
  這個人便立刻裝瘋賣傻,結結巴巴道:
  「不是嘛……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怎麼會不開心呢?」
  藥罐子冷冷問道:
  「是嗎?」
  然後出其不意道:
  「你是騙不了我的。當你聽到這件事後,雖然只是短短一瞬間,不過只有你一個人的表情跟其他人截然不同,你好像不希望這件事發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人直望出車窗外,不發一言。
  隨後藥罐子便說出自己的臆測:
  「還有,剛才你在檢查錢包的時候,我無意瞄到裡面有一張你和這個人的合照。
  除非是情侶,否則一般人不會隨便將自己和異性的單獨合照放進錢包裡。不過我肯定這個人一定不是你的情人。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一陣陣低沉的「噓」聲便不斷從這個人的喉頭裡發出來,示意藥罐子不要說下去。
  於是藥罐子便搭著這個人的肩膀,關心道:
  「算吧!你不肯告訴我,背後一定有你的理由,所以我不會勉強。我只是關心一下朋友而已。」
這個人雖然猶豫不決,沉默半晌後,最後還是選擇開腔說話,而且愈說愈順暢,滔滔不絕,分享一個一直壓抑在心底裡的故事。
  一個一直想說但是不敢說的故事。
  一個十三年前的故事。

  十三年前。
二〇〇四年。
單幢式唐樓。
七樓,一間拳館。
剛剛放學後不久,一個瘦骨嶙峋的中學生穿著校服,帶著一身傷痕,正在按這間拳館門前的門鈴。
眼前拉開鐵閘開門的是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男人,鳥喙鼻,粗濃眉,蓄著一頭短髮,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身形健碩,虎背熊腰,身穿一件黑色背心、紅色短褲,露出結實壯碩的肌肉,赤著腳,外表兇神惡煞,不失霸氣,氣勢震懾群雄,煞是讓人望而生畏。
一隻龐然巨鳥彷彿在這個男人的背後揮舞著一雙翅膀。
這個雄渾的男聲如同鳥鳴聲般嘹亮,甚至有點嚇人。
「什麼事?」
這句話當下嚇到這個中學生頓時有點語塞,慌忙鞠過躬、打過招呼後,便迴避這個男人的目光,一直不敢說話。
雙方沉默半晌後,這個男人便滿臉堆笑,略帶歉意道:
「抱歉、抱歉……我們這些粗人說話粗聲粗氣,剛剛沒有嚇倒你吧?」
雖然這個男人看來兇神惡煞,不過笑起來,眉宇間還是閃爍著溫柔的目光,瞬間隱藏了這股殺氣騰騰的小宇宙。
笑果然是一種不錯的潤滑劑。
聽罷,這個中學生的心情稍為放鬆一點,便仰望這個男人,微微搖頭,然後鼓起勇氣,直接道明來意:
「不會、不會……對吧……我在樓下看到你們拳館的宣傳海報,如果我想學拳的話,應該怎麼辦?」
這個男人作恍然狀,俯視這個傷痕累累的中學生,認真問:
「年輕人,你真的想學拳嗎?」
這也難怪。遙想那些年,拳擊只是一種搏擊運動,還沒有包裝成為一種健身運動,在一般人眼裡,既暴力,又危險,有時候,還可能會讓人誤以為是「打架」,當年實在算不上是潮流。
更有甚者,跟其他武術不同,拳擊沒有校際比賽,不能參賽,為校爭光,家長自然沒有動機「鼓勵」子女學習這項運動,積極裝備子女,準備升中面試,所以當年學拳不是父傳子,便是朋友搭朋友。沒有多少人會主動找上門。
話說這個中學生出身小富之家,父親是生意人,經常需要來往港、日兩地,家裡擁有自己的書房,其中一個書架上,堆滿了一套關於拳擊的日本漫畫,這個中學生自小十分喜歡這套漫畫,一直夢想自己能夠踏上擂台,幾經掙扎,終於鼓起勇氣,獨個兒上門拜師學藝。
幸好這個中學生的父親不是虎爸,加上自己經常不在香港,所以從來不會刻意強逼自己讀書,更加不會督促子女學這個、學那個,非要十項全能不可,這個中學生放學後便不需要趕補習班、興趣班,便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不過這個中學生自幼體弱多病,加上沒有什麼運動細胞,什麼運動都學不成,放學後總是窩在家裡看漫畫,所以父親雖然知情達理,不過偏偏就是不支持兒子學這種搏擊運動,一來生怕兒子受傷,二來擔心打擊兒子的自信,後來心想「在外面玩總比整天窩在家裡做宅男好」,便在「不反對」的情況下,姑且放手讓他一試,同時心想這個兒子只不過是抱著三分鐘熱度,早晚會放棄這項運動。
  沒想到,這樣子便已經十三年了……
話說回來,這個男人雖然一臉恍然,還是繼續好奇問:
「你為什麼想學拳?」
這個中學生倒是不轉彎抹角,坦言道:
「我要保護自己,還要保護別人。」
這個男人察覺到他身上的傷痕,知道他最近可能跟別人打過架來,便義正詞嚴道:
「首先,拳擊跟打架不同,打架是沒有規則可言的,喜歡動手就動手,喜歡動腳便動腳,喜歡拿武器便拿武器,就算你學過拳,一樣未必打得過別人。
再說,拳擊只是一項強身健體的運動,不是用來打架的。你要考慮清楚。」
  然後話鋒一轉,瞇眼笑道:
  「不過……如果只是保護自己的話,應該還是可以的。」
  接著用一種強硬的語氣一本正經道:
  「不過除非逼不得已,否則還是報警求助。記住!拳擊不是用來打架的。」
  聽罷,這個中學生便直截了當答道:
「打人當然不對,我只想保護自己,不想被人打。」
殊不知這個中學生步進這間拳館後,跟本來的期望確實有點落差,裝修殘舊,地上只是鋪著幾塊綠色的瑜珈墊,裡面僅有一個擂台、四個沙包,兩大兩小,分別用三條鐵鍊懸吊著半空,牆身還掛著一個速度球,至於裡面的角落還有一個架,堆放著一對對顏色、大小不一的拳套,凌亂不堪,附近還有一個膠箱,散放著一條條跳繩用的繩子,地上還撒著十多個重量不一的啞鈴。
這個男人帶著這個中學生看過拳館後,便再問對方一遍:
「你真的想學拳嗎?」
這個中學生點頭稱是,便正式拜師學藝。
這個中學生離開拳館的時候,目光停留在接待處上面的牆,目光炯炯的盯著牆上的一幅中國油畫,愈看愈出神,亦愈看愈奇怪,忍不住好奇問:
「咦?今年是雞年嗎?為什麼這裡會掛著一幅公雞的油畫呢?」
這個男人笑而不答,秘而不宣。
這時候,這個中學生沒想到這幅畫竟然會隱藏著這個男人的弱點……
更加沒想到,他還會在這裡遇上一個不該遇上的女人……
(待續)
第二章:謀戰
第三章:始戰
第四章:待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