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鏖戰】第十六章 諜戰

【本故事純粹腦作,與真實人物、團體、事件等一律無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十六章 諜戰

  返回藥房後,四當家便先後將兩對拳套雙手遞給古靈風,示意對方簽名,低頭謙恭道:
  「對……在我的拳套上,抬頭可否寫上我的姓名?我叫『易炎林』。」
  古靈風正在專心簽名,只是微微點頭,連聲說好,同時懇切問:
  「那麼,齊化,你需要我在拳套的抬頭上寫上姓名嗎?」
  藥罐子猛然點頭道:
  「當然好喇!我叫『齊樂』!」
  親筆簽名拳套到手後,然後當然是合照!
  於是藥罐子、四當家便分別拿著拳套跟古靈風拍照,準備放上個人專頁討讚。
  拿過簽名、合過照後,四當家已經沒有顧慮,便恃著大當家、三當家跟古靈風的關係,開始肆無忌憚,愈說愈起勁,愈說愈放肆,繼續聊道:
  「古靈風,你知不知道你第七場職業生涯拳賽,對著華沙.古拉這個菲律賓拳手,嘩!這場比賽真的看到我差點兒連心都要跳出來,一直被對手壓住打,直至最後一個回合,竟然能反擊對手,結果技術性擊倒對手。你真的好厲害!」
  古靈風雙手合十,笑著道謝道:
  「多謝……多謝……其實那次能夠反敗為勝,全靠南教練傳授一套必殺技而已。」
  四當家便疑惑道:
  「必殺技?哦……我曾經聽過你們有一套稱為《六龍御天》的拳法……」
  古靈風便應道:
  「對,這是南師父當年自創的拳法,至今還是所向披靡。」
  然後話鋒一轉,突然搖頭歎氣道:
  「希望喇……」
  然後大當家、三當家跟古靈風敍完舊後,古靈風便從褲袋裡抽出一個白色信封,道明今次前來藥房的真正來意。
  古靈風便一邊抽出裡面的東西,一邊跟大當家道出自己真摯的心底話:
  「當年全靠你,我才能回拳館,如果沒有你的話,便沒有今天的我,總之無你無我。
  這幾年來,大家一直各有各忙,我自己又要經常到菲律賓集訓,所以真的不肯定能不能出席你的婚禮。適逢今星期六便是我職業生涯第九場賽事,拳館最近跟主辦單位撈到一些門票過來,我便拿了幾張過來,請你們一齊觀賽。」
  這時候,四當家便突然高舉右手,興奮插話道:
  「嘩!太好喇!我本來打算買票進場觀戰!難得有免費門券,當然好喇!我要!我要!」
  眾當家白了四當家一眼,沒料到四當家竟然會這麼老實不客氣,不過大當家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支持朋友,便點一點頭,示意答允。
  出於禮貌,古靈風便數著手上的門券,問道:
  「那麼,你們這裡五個人,連同嫂子,至少應該有六個人……對吧……其他人會不會攜眷觀賽?需不需要拿她們的份兒?」
  二當家搖頭,藥罐子搖頭,只有四當家猛然點頭。
  奇怪的是,三當家既不點頭,又不搖頭,竟然要四當家出言糾正道:
  「咦?三當家,你不是有女朋友嗎?」
  聽罷,古靈風直勾勾的盯著三當家,既震驚,又詫異。
  至於古靈風之所以有這個反應,並不是因為三當家終於找到女朋友,而是……
  古靈風便用力拍一拍三當家的肩膀,續道:
  「嗄?你原來已經拍拖喇?幹嘛不在Facebook更新自己的感情狀況?又不是什麼不見得光的事情,幹嘛弄的神神秘秘?」
  三當家倒是坦白道:
  「哦……大家都是剛剛開始,雙方感情還沒有穩定,所以不想太早公開……
  古靈風懶得再問下去,便數了八張門票出來,遞給大當家,續道:
  「六個加兩個,即是八個人吧?到時記得支持我!能不能九連勝,便靠你們打氣喇!」
  聽罷,大當家便拍一拍前面的玻璃櫃枱,興致勃勃道:
  「好!既然你這樣說,當天我們便提早關門前來捧場!」
  沒想到,大當家忘記自己是學武之人,竟然在這塊玻璃上拍出一條大約五寸長的裂縫出來……
  大當家的掌力果然驚人……
  接著古靈風便繼續跟大當家、三當家聊一些備戰策略。
  大當家突然憂慮道:
  「風……今次比賽有沒有把握?據聞這次你的對手是日本的相馬隼人,這個相馬人好像還有一個什麼外號……」
  古靈風便一字字吐出來道:
  「天堂劍……香港傳媒是這樣稱呼他的……」
    並解釋道:
  「傳聞只要被他用直拳擊中左胸的話,便會立刻被擊倒,如同被人用劍刺穿心臟一樣,所以有這個稱號。
  然後心緒不寧道:
  「他是一個好可怕的對手。」
  大當家便出言安慰道:
  「別擔心!他的教練黑羽翔雖然有『貝努鳥』的稱號,不過曾經是師父的手下敗將。他的徒弟不見得有這麼厲害!」
  古靈風還搖頭道:
  「不,不,不,今次真的沒什麼把握……對方是世界拳擊組織蠅量級世界排名第二的拳手,年紀輕輕便經驗豐富,至今還保持二十一連勝的不敗紀錄,而且還是左撇子,需要想辦法適應這個打法,加上……」
  大當家疑惑問:
  「什麼?」
  古靈風便緩緩答道:
  「對方好像已經看穿《六龍御天》這套拳法……上次在記者會上,對方叫翻譯告訴我他們已經知道我們這套拳法有一個致命的弱點,提醒我要加油……」
  大當家便半信半疑道:
  「嗄?不會吧?《六龍御天》是當年師父自創的絕技,一直所向披靡,怎可能會被一個小伙子輕易看穿?他是不是害怕自己打不過你,所以虛張聲勢,故意嚇一嚇唬你吧?」
  古靈風擺出一副憂愁的樣子,搖頭道:
  「應該不是……對手在記者會上揚言希望能夠跟我打足十二回合……對手通常只會說自己在多少回合內擊倒對手……如果不是知道這套拳法的弱點的話,對方一定不會這樣說。
  而且對方的翻譯還說『你們這邊有人看你不順眼,請我們教一教訓你,所以主動告知我這套拳法的弱點,想我破你的連勝紀錄。』……看來他已經準備好備戰策略。
  再說,論實力,對手遠遠佔上風,根本不需要這樣做。」
  大當家便緊張兮兮問:
  「慢著……師父一直視《六龍御天》為自己的獨門武功,除非入門弟子,否則不會隨隨便便傳授他人,就算是拳館的師兄弟,亦沒有多少人真的學過這套拳法,所以根本不會知道這個弱點。
  所以知道這兩點的人,實在寥寥可數……如果對方所言屬實的話,那麼,對方到底如何得知這個秘密呢?」
  這時候,古靈風便急不及待打斷大當家的話,嚴肅道:
  「我懷疑有人泄露這個秘密出去。」
  大當家便疑惑問:
  「你懷疑我們之間有臥底?」
  聽罷,三當家便立刻衝口而出,斬釘截鐵否定這個說法,激動道:
  「怎麼可能?試想,有可能知道這個秘密的人,據我所知,只有師父、大師兄和我們這裡三個人……大家都認識足足十年以上……」
  古靈風點頭同意道:
  「對!我認為臥底的機會不大,因為我們事前都不會知道自己下一場比賽的對手是誰,直至今年年初才確認自己的對手,所以就算想安插臥底都安插不到。
我絕對相信大家不會將這件事告知對手,不過看到對方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又真的好像不是假的。」
  三當家便附和道:
  「對,對,對,大敵當前,實在不能自亂陣腳,更加不能互相猜忌。」
  大當家便憂心忡忡道:
  「對,現在是想辦法打贏這場拳賽……對方佔盡上風,你又不習慣跟左撇子比賽,如果對方還看穿你這張皇牌的話,怎麼辦?……對吧!大師兄怎麼說?」
  古靈風便安慰大當家道:
  「南教練倒是神態自若,不以為然,冷靜道:
  『任何招式都會有弱點。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招式,同樣沒有例外,根本沒有什麼好大驚小怪。
  再說,拳館要進步,拳法要進步,拳手更加要進步!我們總不能不思進取,永遠依賴老爸這套拳法!
  放心!我一早預料這件事遲早會發生,一直未雨綢繆,最近終於想到一招秘密武器。』
  還睿智道:
  『比對手先行一步的才是勝利者!』
  我便問:
  『那麼,這招秘密武器是什麼?』
  你猜南教練怎麼說?」
  然後古靈風便指著三當家,繼續自問自答道:
  「你還記得自己曾經打敗過南教練嗎?當年南教練敗在自己的『雙龍拱月定雌雄』上,一直耿耿於懷,希望能夠改良這一招的弱點,不過一直苦無進展,反而意外創出另一招。
  跟第六招不同,這是一招攻防兼備的招式,不會在短時間內暴露自己的弱點,一手抱頭,一手使出擺拳,用來反擊對手的側擊。」
  三當家便好奇問:
  「那麼,這一招是……?」
  「亢龍回首臥龍側。」


  還補充道:
  「幸好自己趕得及在比賽前學懂這一招,唯一的問題是……跟前六招一樣,這招同樣會極度消耗體能,所以說白點只是『換湯不換藥』,真的不知道這一招到底有沒有用。
  所以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藥房頓時陷入一片愁雲慘霧的氛圍。
  於是大當家便開一開玩笑,緩和一下氣氛,幽默道:
  「咦?這一招有兩條龍。現在不就是有九條龍嗎?那麼這是否應該叫《九龍拳法》呢?」
  古靈風強顏歡笑道:
  「這個名好是好,不過總是覺得有點怪……」
  大當家便繼續幽默道:
  「對,對,對……還有,人家還可能會以為我們還有《香港拳法》、《新界拳法》呢?」
  接著大當家便繼續思索道:
  「啊!我曾經聽你嫂子說過『九在中國是極陽之數。』那麼不如稱為《龍陽拳法》吧!」
  古靈風還是強顏歡笑道:
  「咦?這個名不錯!我回去跟南教練建議一下吧!對吧…我差不多是時候做物理治療吧……到時會場見吧!」
  古靈風便買過這支冷凍噴劑,然後離開藥房了。

  時間回到二月四日。一個鮮為人知的角落。
  一間咖啡店內,對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是日本人。
  其中這個日本人將一個白色信封放在桌上,對面的男人便盯著這個信封,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信封。
  因為這個男人的目標本來便是這個信封裡面的東西。
  然後這個日本人便將雙臂交叉放在這個信封上,用日語道:
  「朋友,你要的東西在這裡。不過在這之前,請容許我首先問清楚你到底如何得知這個情報?」
  言下之意,明顯不過。對方要確認消息來源,從而辨別真偽,提防有人混水摸魚。
  眼見肥肉快要送到嘴巴裡,對面這個男人自然非常樂意解答這個問題,便微笑用日語答道:
  「哦,你都知道我是一個翻譯員,亦知道我是一個自由工作者,對吧?
  除了貴館外,我偶爾還會在這裡幫一間公司做翻譯的工作。這間公司經常跟貴國有生意往來,經常需要找我幫忙,所以彼此關係還算熟稔。
  最近這間公司的財政出現一些問題。老闆便找我一齊到酒吧喝酒散心。
  沒想到,老闆喝到大醉,大吐苦水後,便開始胡言亂語,既談他公司的事,又談他兒子的事,說什麼『跟別人學拳不如跟我學做生意……
  好!學拳也罷,還要跟別人學什麼拳法!我聽阿天說這套拳法的弱點便是極度消耗體能,萬一學到自己因為體力透支捽死,你叫我如何是好?
  不過現在公司陷入困境,跟我學做生意亦不見得有什麼好……唉……其實我應該找阿天出來一齊喝酒……大家都是老闆,他一定明白我現在所面對的困難……』
  我一直知道他兒子曾經在你們即將對賽的拳館學拳,他所說的拳法應該便是讓你們聞風喪膽的《六龍御天》吧?至於這個『阿天』是誰,我便真的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重點,對吧?」
  這個日本人便將這個信封沿著桌面伸到這個男人的面前,並說:
  「這裡五千美元訂金,請你點一點數。」
  這個男人便二話不說,立刻打開這個公文袋,還將這疊鈔票取出來,乾脆攤在桌面上數鈔票。
  這個日本人便婉轉勸喻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張揚好了。」
  其實他的原意是「財不可露眼」,不過這個男人顯然會錯意,並辯解道:
  「嗱!我既沒有偷,又沒有搶,只是賣一些無意聽到的情報而已,這有什麼好怕?」
  這個日本人便繼續道:
  「今次你真的走橫財運!說真的,你這個消息其實不值這個價錢。」
  說罷,這個男人便冷笑道:
  「唉呀!如果你們能夠打敗這個古靈風的話,除了贏得一筆豐厚的奬金外,到時還有源源不絕的廣告費、贊助費自動送上門。區區一萬美元,絕對值得!」
  這個日本人倒是沒有反駁,只是繼續興奮道:
  「除了兒子外,我一早聽說過南重明還有兩個傳人,只是不知道其中一位高徒的父親竟然是你這位老闆!
  看來今次我們終於得到幸運女神的眷顧,特地派了一個醉酒漢過來幫助我們打敗這個『打不敗的拳王』。只要知道他的弱點,今次一定贏!」
  然後得意洋洋道:
  「比對手先行一步的才是勝利者!對!遲些我們會跟他們一齊舉辦記者會,宣傳這場拳賽,到時候請你代表我們告訴他們這個不幸的消息,挫一挫他們的銳氣。
  事成之後,你便會收到餘下一半的訂金。有進一步的詳情,我會立刻通知你。」
  最後這個男人便用日語點頭祝福道:
  「好!沒問題!榮幸之至!嗱!你已經知道古靈風的弱點,應該勝券在握吧?祝你好運!」
  頓了一頓,便露出一個曖昧的微笑,繼續用日語吐出一句話:
  「黑羽翔先生。」
  所以對方說過什麼有人看古靈風不順眼的話,只是嚇一嚇人而已,對方的目的只是純粹為了錢。
  這個男人離開咖啡店後,這個日本人想起舊事,憶起故人,自言自語道:
  「南重明!南重明!當年我這隻『貝努鳥』敗給你這隻『重明鳥』的《六龍御天》,今次便讓我的徒弟打敗你的徒孫吧!」

  七月十五日,將會是一場鏖戰。
(完)
第九章:苦戰
第十章:內戰   
第十一章:暗戰
第十二章:哀戰   
第十三章:戀戰
第十四章:當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