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中國千古趣談:如何救郭嘉?


  在用兵上,扮豬吃老虎固然高明,扮病豬吃老虎更加高明。
  在中國歷史上,其中一隻「病豬」便是……
  停!
  請容許藥罐子暫時在這裡賣一賣關子,好,說回正題:
  郭嘉,東漢末年人物,曹操的謀士。曾經看過《三國志》、《三國演義》的看倌,應該略有所聞,至少應該不會感到陌生。

(圖片來源:郭嘉(王今心飾)——《三國》劇照)
  自從郭嘉成為曹操的幕僚後,十一年來,一直備受曹操的器重,曹操甚至揚言「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三國志.郭嘉傳》)」奈何天妒英才,曹操未成大業,郭嘉便已經英年早逝,享年三十八歲。
  話說當時郭嘉隨同曹操西征烏桓期間,「不伏水土,臥病車上(《三國演義.三十三回》)」,最後病逝。
  曹操懷念郭嘉,慨嘆「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三國志.郭嘉傳》)」,還惋惜「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三國志.郭嘉傳》)」
  由是觀之,郭嘉真的可以稱得上是曹操的知心友。
  除此之外,曹操還曾經在寫給荀彧的書信裡提到「人多畏病,南方有疫,常言『吾往南方,則不生還』。(《與荀彧追傷郭嘉書》)」
  姑且不論烏桓是不是「黃沙漠漠,狂風四起(《三國演義.三十三回》)」、南方有沒有疫,一個北方人往往未必能夠適應當地的環境,便可能會遇到一些水土不服的問題。
  水土不服,顧名思義,就是不服當地水土,所謂「水土」,說白點便是「飲食」,在醫學上,稱為「旅行者腹瀉(Traveler's Diarrhea, TD)」。在病源上,主要是透過食物傳染的一種細菌感染,從而誘發腹瀉。
  不過旅行者腹瀉一般只是一種自限性病症(Self-limiting Disease),大多會不藥而癒。腹瀉其實是體內一種正常的防衛機制,將消化道裡面的刺激物、致病原、毒素排出體外,這就是說,待到身體透過腹瀉排除這些病源後,自然便可以改善腹瀉的症狀,在這個過程裡,一般只需要補充所流失的水分、電解質,避免出現脫水、電解質失衡、酸鹼值失衡的情況,便是了。
  這就是說,一般而言,除非逼不得已,否則其實不太建議服用止瀉藥,避免干擾體內消化系統的正常保護機制,讓消化道裡面的刺激物、致病原、毒素難以排出體外,不利痊癒。
  當然,話是這樣說,無錯,但是如果腹瀉真的擾亂用藥者的日常生活,降低用藥者的生活質素,這時候,自然便沒有一個拒絕用藥的理由。對吧?
  這就是說,凡事總有例外。不然的話,這些止瀉藥,用來幹什麼?
  在相當程度上,止瀉藥的目的主要在緩解因為腹瀉所引起的不便。
  其中一類較常用的止瀉藥,是鴉片類藥物(Opioid)
  鴉片類藥物,在藥理上,是一種抗蠕動劑(Antimotility Agent),作用原理,顧名思義,主要在減慢腸道的蠕動,目的在增加水分、電解質在腸道內的吸收,減少大便的水分,從而改善腹瀉的症狀。
  至於較常用的止瀉藥,主要是LoperamideDiphenoxylate兩種。其中,Diphenoxylate大多會搭配Atropine組合成為一種複方,目的在利用Atropine的副作用,避免Diphenoxylate出現濫用的情況,從而減少出現成癮的風險。
  不過如果腹瀉持續一段時間,或者便中帶血或黏液,這時候,便應該盡快求醫處理。
  最後,說回最初的問題:
  其中一個靠病得勝的表表者,便是呂蒙

(圖片來源:呂蒙(常鋮飾)——《三國》劇照)
  關於荊州一地,蜀、吳一直存在主權爭議。當時關羽鎮守荊州,後來關羽「討樊,留兵將備公安、南郡。蒙上疏曰:『羽討樊而多留備兵,必恐蒙圖其後故也。蒙常有病,乞分士衆還建業,以治疾為名。羽聞之,必撤備兵,盡赴襄陽。大軍浮江,晝夜馳上,襲其空虛,則南郡可下,而羽可禽也。』遂稱病篤,權乃露檄召蒙還,陰與圖計。羽果信之,稍撤兵以赴樊。(《三國志.呂蒙傳》)」
  呂蒙「常有病」,這是事實,於是反其道而行,藉此「稱病篤」,真病玩詐病,結果成功瞞騙關羽,偷襲荊州得果。
  呂子明便是這樣「扮病豬吃老虎」。
  用兵之妙,存乎一心。此之謂也。
  後來呂蒙真的病逝,卒年四十二。
  唔……話說回來,綜觀東吳四大都督,周瑜卒年三十六,魯肅卒年四十六。東吳前三位都督皆未過半百而卒。至於陸遜大概善於養生,活到六十三歲。如果孫權不是晚年「累遣中使責讓遜,遜憤恚致卒(《三國志.陸遜傳》)」的話,伯言應該還可以活得久一點。
  唉……東吳的生活環境難免讓人堪憂。
  難怪郭奉孝會說這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