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用藥的「進」與「退」

〈何時進?何時退?如何進?如何退?〉

做人,其中一件最難的事情,便是知所進退。試問天下多少人在「略地攻城志已酬(《水滸傳.一百十九回》)」後,真的能夠毅然放下一切,權也好,名也好,利也好,「陳辭欲伴赤松遊(《水滸傳.一百十九回》)」呢?

(From: Pixabay)
實際上,絕大多數人固然該進則進,心裡總是流露著幾分捨我其誰的氣概,呈現出一種「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人稱帝,幾人稱王(曹操《述志令》)」的氣魄,不過該退則不知退,這未必是戀棧,只是可能有點捨不得、放不下,「衣錦」卻不知「還鄉」,該走卻賴著不走,該退休卻賴著不退休、不拿退休金,結果善始不能善終,最後榮休不成,反而兔死狗烹、鳥盡弓藏……
常言道:「時人苦把功名戀,只怕功名不到頭。(《水滸傳.一百十九回》)」各位看倌,豈能不慎?
當然,急流勇退,固然需要勇氣,同時需要豁達,更加需要智慧。畢竟,什麼時候該進?什麼時候該退?這絕對是一門高深的學問。談何容易?
所以知所進退,難能可貴。
《易經》的〈遯〉卦,說的便是退場的藝術。
在用藥上,現實卻恰好相反。很多用藥者往往不想「進」,只想「退」。不是嗎?
不然的話,藥罐子直接問好了:
「請問,到底是想服藥的人多?還是不想服藥的人多?」
有時候,一些用藥者往往一人分飾兩角,同時飾演醫者與病者的角色,經常將自己看作醫生,根據情況的輕重、副作用的多寡,自行轉藥、減藥,甚至停藥。
當然,一些藥,例如止痛藥、收鼻水藥、通鼻塞藥,主要在紓緩相關的症狀,自然便不需要長期服用,只需要需要時服,在相當程度上,沒有指定療程,自然能夠保持高度自主,根據自己的情況,自行決定用藥,有症狀便服,沒有症狀便不服,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問題不大,簡單說,便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不過世事無絕對,凡事總有例外。
一般而言,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一些藥,例如血壓藥、糖尿藥、膽固醇藥,一般需要長期服用,控制病情,同時需要經過醫生的專業診斷,才能準確評估用藥者的實際情況,從而決定用藥策略。
所以如果沒有接受相關專業訓練的話,藥罐子建議用藥者還是不要自行轉藥、減藥、停藥。
第二,一些藥,例如抗生素,一般需要服用指定療程,不能說來便來,說走便走,藥罐子同樣建議用藥者還是不要貿然自行減藥、停藥。
對,「如何服藥」固然是一門學問,不過「如何停藥」何嘗不也是一門學問嗎?
那麼,在用兵上,到底何時進、何時退?同時又如何進、如何退?
《孫子兵法》在〈謀攻〉裡說:
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進,而謂之進;不知三軍之不可以退,而謂之退;是謂縻軍。
大意是說:
孫子認為,軍隊的一進一退,應該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所以應該充分授權,交給將帥全權指揮,便宜行事,便是了。
反過來,如果君主不在前線的話,沒有看著現場直播,在不清楚實際環境的情況下,亂按遙控器,發號施令,便會大大削弱軍隊的自主性、靈活性,綁手綁腳,從而可能會導致戰事失利,結果失敗告終。
由是觀之,孫子是一個實事求是的軍事家,理論不離實際,主張「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李筌注〉)」,根據實際的情況,調整具體的策略,簡單說,便是「隨機應變」。
為君者實在不應該指手劃腳,胡亂指揮軍隊作戰,反而不利軍隊作戰。這就是「君之所以患於軍者(《孫子兵法.謀攻》)」的意思。
這就是勸諫君主,在還沒有弄清楚實際情況前,便不要不明就裡,有的沒的,動輒命令軍隊作戰,否則只會讓軍隊無所適從。
當然,深入一點思考的話,這句話的真正寓意還有兩個:
第一,為君者還是可以指揮軍隊的進退,不過大前提是「『知』三軍之『可以』進,而謂之進」、「『知』三軍之『可以』退,而謂之退。」簡單說,說話前首先必須搜集現場情報,掌握實際情況,從而決定軍隊的一進一退。
問題是,怎麼辦?
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問主事的將帥、前線的意見。
這就是說,為君者和為將者必須互相溝通,一同商議用兵策略。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用藥者還是可以轉藥、減藥、停藥,但是首先必須諮詢醫護人員的專業意見,然後決定是否能夠轉藥、減藥、停藥。
第二,為君者不能不顧一切,一味命令將士一直向前衝、衝、衝。實際上,沒有多少君主一開始便真的準備認輸,同時能夠放下個人榮辱、得失,承認自己打敗仗,然後指示軍隊撤退吧?
所以勝利固然重要,不過撤退同樣重要。只知進,不知退,最後只會害苦軍隊。簡單說,便是「該進則進,該退則退。」
在用藥上,反過來,這就是說,該進的還是要進的;該加藥的還是要加藥的,藥罐子希望各位用藥者能夠坦然接受這個事實。
同時,用藥者不要因為個人的主觀喜好,斷然決定是否轉藥、減藥、停藥。
《孫子兵法》在〈火攻〉裡說:
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
誠然,在沙場上,撤退不是一種愉快的經歷,不過絕對不能因為一己之私感情用事,更加不能因為一時之氣意氣用事,便妄顧公眾利益,隨便發動戰爭,勞師動眾,興兵鏖戰。
為什麼?
《孫子兵法》在〈火攻〉裡繼續說:
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情緒只是一時的高低起伏,今天可能會「怒」、「慍」,明天可能會「喜」、「悅」,不過國亡不能復存,人死不能復生。
同時,打仗不是比武,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所有人的事情,關乎國家安全、民族尊嚴、人民前途,不管是打,還是被打,勝負主宰百姓的生死、榮辱、貴賤、禍福,豈能兒戲?
所以不管是為君者,還是為將者,絕對不能因為一己私利、一時衝動,便貿然攻城掠地,隨便拿國家的利益、人民的性命來開玩笑。
有時候,不管是從醫院、診所,還是從其他藥房領回來的,一些用藥者總會拿著一包包的藥袋前來問藥房有沒有這些藥,然後有什麼藥便配什麼藥,簡單說,便是「照單執藥」。
實際上,香港至少有不下數萬種形形色色、林林總總的註冊藥物,一間藥房根本不可能貯存所有的藥物,所以這往往是高難度動作,真的如同抽獎一樣,不僅是抽獎,還是抽大獎,在相當程度上,成敗的關鍵往往取決於用藥者的命數、運氣,如同大海撈針一樣,難免會一波三折。
其實只要用藥者同意的話,有時候,面對用藥者手上的藥,對,藥房雖然未必會存放這種藥的樣品,不過可能會存放含有相同藥用成分的非專利藥,所以還是可以解決用藥者的疑難。
遺憾的是,根據經驗,很多用藥者總會抱著一種「非君不嫁」的心態,就算是同一種成分,只要不是同一種外觀,大多不是這種藥,不進這個口,往往不會願意轉用另一種非專利藥……
唉……單是「同藥不同樣」、「同藥不同廠」這些觀念,便已經讓人抓破頭,真的不知道如何說服這些用藥者轉藥。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孫子所說的「怒而興師」、「慍而致戰」。因為這些用藥者只是根據個人的觀感,而不是藥物的成分,決定是否用藥。
好吧!用藥要進,同時要退,這一點,我們明白了。問題是,到底什麼時候要進?什麼時候要退?
《孫子兵法》在〈火攻〉裡說:
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
用藥的目的,當然是治病!所以不管是黑貓,還是白貓,能抓老鼠的,便是一隻好貓。同理,不論是什麼藥廠、牌子、外觀,只要能治病的,便是「利」,自然便是一種好藥,不是嗎?
當然,如果「不合於利」的話,還是需要「止」。有時候,「止」還需要講究美感、智慧,不要貿然說止便止。
最後,用藥如用兵,套孫子的一句話:「故明君慎之,良將警之,此安國全軍之道也。(《孫子兵法.火攻》)」
這個還是留待各位看倌慢慢深思箇中道理。 
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