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6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用藥的「氣」與「心」


  誠然,治療高血壓、高血糖、高膽固醇(俗稱「三高」)這些都市病永遠是一項艱巨的挑戰。不是嗎?
  因為舉凡這些病,全部都有一個共同點:
  這些病或許不難醫治,但是一般較難根治。
  所以治療的重點往往不是根治,而是延緩情況進一步擴散、惡化。

(From: Pixabay)
  簡單說,面對這些病,一般只能採取守勢,守一時得一時,而且必須要有打持久戰的覺悟,有時候,曠日持久,難免會讓用藥者感到洩氣,容易喪失治病的決心、信心、恆心,從而半途而廢,不能堅持到底。
  除了需要長期服藥外,患者還需要調整生活習慣,例如恆常運動、控制飲食,輔助治療,穩定情況。
  遺憾的是,一個人的生活習慣偏偏就不是這麼容易便可以改變的。
  何況,就算用藥者心靈固然願意,做起來,談何容易?
  舉例說,有開工無收工、得閒死唔得閒病是典型的港式生活文化,看,既然連工都無得收、連病都唔得閒,試問還有時間做運動嗎?
  所以很多用藥者往往可能會選擇放棄,一些用藥者甚至以為只要服藥便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從而撒手不管自己的生活習慣。
  這便是一些用藥者的心態。
  《孫子兵法》在〈軍爭〉裡說:
  三軍可奪氣。
  這裡的「氣」,在相當程度上,其實是指「士氣」。
  士氣是作戰的關鍵。
  這就是說,打仗首先一定要奪走對方的「氣」,散掉對方的「氣」,軍隊便會軍心不穩,士兵便會士氣低落,自然便會無心戀戰。兩軍交鋒,短兵相接,自然便會「彼竭我盈,故克之。(《左傳.莊公十年》)」
  不過孫子既然主張「奪氣」的重要性,自自然然,同時便會顯出「守氣」的重要性。所以凡事一體兩面,用兵之道,不但要奪走對方的氣,打散對方的氣,還要守住自己的氣,不讓自己的氣潰散。
  在上述的例子裡,這就是說,用藥者的「氣」守不住了,已經散了。
  所以張預在注釋裡繼續說:
  所謂守其氣者,常養吾之氣,使銳盛而不衰,然後彼之氣可得而奪也。
  不過說真的,不管是用兵,還是用藥,「養」氣已經很難,「常」養氣只會難上加難!不管是「養」,還是「常」,兩者同時意味著需要時間、耐性。背後的意志、決心、毅力,實非外人所能道也!
  接著《孫子兵法》在〈軍爭〉裡繼續說:
  將軍可奪心。
  張預在注釋裡,補充說:
  心者,將之所主也。夫治亂、勇怯,皆主於心。
  故善制敵者,撓之而使亂,激之而使惑,迫之而使懼,故彼之心謀可以奪也。
  簡單說,如果將帥的「心」受到擾亂的話,便會陷入「亂」、「惑」、「懼」這些狀態,往往便不能作出合理的分析、冷靜的判斷、正確的決定,從而可能會錯估形勢,導致戰事失利。
  同理,孫子既然主張「奪心」的重要性,自自然然,同時便會顯出「守心」的重要性。所以用兵之道,不但要奪心,讓對方的心亂,還要守心,不讓自己的心亂。
  所以張預在注釋裡便繼續說:
  所謂攻其心者,常養吾之心,使安閑而不亂,然後彼之心可得而奪也。
  不過說真的,天底下多少人真的能夠達到「安閑而不亂」的境界呢?單是藥物的外觀,便已經能夠讓用藥者「撓之而使亂」,不能接受「同藥不同樣」的事實;單是美食的誘惑,便已經能夠讓用藥者「激之而使惑」,不願戒口;單是副作用的陰霾,便已經能夠讓用藥者「迫之而使懼」,不敢用藥。
  實際上,到底如何「養氣」、「養心」呢?
  唔……張預的答案是「常」。
  或許,放棄可以有千萬個理由,不過堅持只需要一個理由。
  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