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如何鼓勵別人服藥?


  說真的,不論是什麼病,要是所有患者都能夠主動服藥,藥罐子或許便不用寫這篇文章了……
  好吧!好吧!扯遠了!現在,言歸正傳,說回正題:
  服藥不難,難在用藥。
  用藥其實不難,難在不肯服藥。

(From: Pixabay)
  所以用藥之道的成敗關鍵主要在能不能鼓勵別人服藥。
  那麼,真的要說的話,到底如何鼓勵別人服藥?
  《孫子兵法》在〈作戰〉裡說:
  殺敵者,怒也。
  賈林在注釋裡,補充說:
  人之無怒,則不肯殺。
  簡單說,沒有「怒」,便沒有殺氣,自然便沒有「殺」的衝動、「殺」的狠勁,何來殺敵?
  問題是,為什麼要怒?
  答案很簡單,因為這是一件跟自己休戚與共的事情。
  常言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論語.泰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自古皆然。試想如果事不關己的話,自然己不勞心,何怒之有?
  對,沒有動機,何來殺人?
  不過這還是不夠的。
  為什麼?
  唔……請容許藥罐子用一個簡單的例子解答這個問題。
  舉例說,因為亞士匹靈(Aspirin)能夠抑制血小板凝聚,而且屬於不可逆性,一去無回頭,所以是一種抗血小板藥(Antiplatelet),避免血塊的形成,預防血栓的產生,從而減少出現血管栓塞的風險,適用於預防出現中風,達到俗稱「通血管」的效果。
  問題是,所謂「預防」,究其根本,其實是潤物細無聲(杜甫《春夜喜雨》),不動聲色,防患未然。所以理論上,服用亞士匹靈前,天下太平,不該發生的,應該還沒有發生;服用亞士匹靈後,天下仍然太平,不該發生的,仍然沒有發生。
  這就是說,服藥前後,感覺上,兩者真的可以完全沒有分別,好像服了等於沒服一樣,所以如同無名英雄一樣,無智名,無勇功(《孫子兵法.軍形》),難免會有一種「可有可無」的感覺,自然未必能夠構成一個強而有力的理由,鼓勵用藥者繼續服藥。
  杜佑在注釋裡,便補充說:
  萬人非能同心皆怒,在我激之以勢使然也。
  所以並不是所有人都一定會「怒」的,偶爾還是需要激發出來的。
  那麼,平白無事,無緣無故,為什麼要怒?
  其中一個最直接的原因便是一個字:「害」。
  面對敵人,人人自危,自然便會「人人自戰(〈張預注〉)」。
  在用藥上,簡單說,便是「懼之以害」,強調不服藥的禍害。
  在上述的例子裡,所謂「害」,便是「併發症」。
  舉例說,如果體內的血管出現血栓的話,便可能會堵塞血管,妨礙血流,甚至阻斷血流,影響體內的血液循環,削弱體內的血液供應。
  其中如果這條血管是冠狀動脈的話,便可能會減慢心肌的血液供應,導致心肌出現缺氧的現象,誘發心肌梗塞(Myocardial Infarction, MI),還可能會構成性命之虞。
  至於如果這條血管是腦血管的話,腦血管便可能會出現阻塞,誘發缺血性中風(Ischemic Stroke),或者出現破裂,誘發出血性中風(Hemorrhagic Stroke),俗稱「爆血管」,兩者同樣會損害腦細胞,誘發腦細胞死亡,除了可能會出現半身不遂的後遺症外,嚴重妨礙日常生活,同樣可能會構成性命之虞。
  當然,單是「怒」,還是未必能夠殺敵的。
  《孫子兵法》在〈謀攻〉裡說:
  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
  簡單說,作戰前,首先評估一下自己的實力,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不要暴虎馮河,否則死而無悔。如果敵我雙方的實力真的過分懸殊的話,貿然上陣迎敵,只是螳臂擋車,不但毫無勝算,還可能會全軍覆沒,連東山再起的機會也沒有了。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留得青山在,不怕無柴燒」的道理。
  有時候,想不想做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卻是另一回事。想做,未必真的能做。
  所以我們還真的可能需要進行「沙盤推演」,模擬實際的情況,擬定具體的策略。
  在用兵上,這個過程稱為「廟算(《孫子兵法.始計》)」。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只有充分認識手上的藥物,正確掌握藥物的適應症、副作用,在相當程度上,才能夠讓用藥者敢於用藥。
  舉例說,市面上的傷風感冒藥多不勝數,單是同一個牌子,往往便可能已經出現了不同的配方。
  面對這些成藥,看……有的說「無睡意」?(其實是否真的「無睡意」?)有的沒有說「無睡意」?(其實是否暗示「有睡意」?)
  中學時代,藥罐子的腦海裡經常會浮現這些問題。
  有時候,連同讀藥前的藥罐子在內,很多用藥者經常會以為「所有傷風感冒藥都會產生睡意」,所以在工作的時候,寧願忍著鼻水、鼻塞,仍然不肯服藥,擔心藥物會影響日常工作,結果苦了自己。
  其實如果大家能夠認識這些傷風感冒藥的話,瞭解裡面的成分,並掌握背後的功效,例如適應症、服用方法、副作用、注意事項,還會不會抗拒服藥呢?
  這便是藥物教育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