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孫子「九地」vs 扁鵲「六不治」(一)


  扁鵲是戰國時代的名醫,醫術不下於後來的華佗,在宋代還被奉為「醫者之師」。
不過就算是神醫,同樣還是會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其中《史記》在〈扁鵲倉公列傳〉裡說:
病有六不治:驕恣不論於理,一不治也;輕身重財,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適,三不治也;陰陽並,藏氣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藥,五不治也;信巫不信醫,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則重難治也。
這段話道出了扁鵲心目中六種很難醫治的求醫者。

(From: Pixabay)
在概念上,這「六不治」或許跟《孫子兵法》裡的「九地」若合符節。
現在我們不妨一同認識一下《孫子兵法》裡的「九地」吧!
第一個便是「散地」。
《孫子兵法》在〈九地〉裡說:
諸侯自戰其地者,為散地。
散地則無戰。
杜牧在注釋裡,補充說:
士卒近家,進無必死之心,退有歸投之處。
何氏在注釋裡,補充說:
散地,士卒恃土,懷戀妻子,急則散走,是為散地。
簡單說,所謂「散地」,便是一些地方,離家不遠,隨時可以回家,因為「地無關鍵,士卒易散走。(〈何氏注〉)」所以士氣低落,軍心潰散,兩軍交鋒,自然便會容易打退堂鼓。
在用藥上,這是指求醫者既沒有決心,又沒有恆心,根本沒有一個強烈的動機主動求醫,往往可能會主動棄權。
為什麼?
答案很簡單,四個字:「地無關鍵。」
至於「地無關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五個:
第一,這可能是一些隱疾,潛伏期較長,發病初期,真的可以完全沒有症狀,自然較難察覺,所以患者根本沒有治病的意識,例如一些癌症。
同時,就算真的出現症狀,這些症狀並沒有針對性,放諸四海皆準,自然較難用來做線索診斷。
舉例說,發熱是一種很普遍的症狀,只有發熱,實在不能夠準確判斷一個人到底患上什麼病。
  不知何病,如何治病?
第二,就算是一些顯而易見的病,不過症狀可能不痛不癢,沒有切中要害,針不刺肉不知痛,不見棺材不流淚,從而沒有求醫、服藥的必要性、迫切性,自然便會不知不覺抱著一種「拖」字訣的心態,延誤治療的時機。
舉例說,胃氣、腹脹是消化不良的其中一些常見症狀,單是這些症狀,往往未必能夠讓患者主動求醫、服藥,其中一個原因主要是這些症狀並不會對生活構成太大的影響。
同時,在相當程度上,只要噯一噯氣,便已經能夠紓緩一下症狀,所以既沒有必要性,又沒有迫切性,自然便沒有一個誘因鼓勵患者求醫、服藥。
第三,事業心重,終日營營役役、勞勞碌碌,勤於工作,疏於養生,專注自己的事業,忘卻自己的健康,累壞了自己的身體,往往可能會「已讀不回」初期身體所發出的警號,最後待到病入膏肓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求醫。
舉例說,有時候,面對傷風、感冒,並不是所有患者都會願意服用傷風感冒藥,其中一個原因主要是一些患者經常誤以為「所有傷風感冒藥都會產生睡意」,所以寧願忍著鼻水、鼻塞,仍然不肯服藥,至少盡量會避免日間服藥,避免影響日常生活。
不過實際上,除了抗組織胺(Antihistamine)外,大部分的傷風感冒藥一般都不會產生睡意,同時並不是所有的抗組織胺都一定會產生睡意的。
當然,這個問題還是不大,因為傷風、感冒只是一些自限性病症(Self-limiting Disease),一般而言,在正常的情況下,一個正常人大約在一星期內便會自行痊癒,簡單說,就算不用藥,假以時日,還是會「不藥而癒」的。
第四,不願意花錢求醫,同樣待到病入膏肓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求醫。
第五,諱疾忌醫,這可能是隱瞞病情,或者可能是害怕治療,總之不論是什麼原因,同樣待到病入膏肓的時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求醫。
在相當程度上,這就是扁鵲口裡所說的「輕身重財,二不治也。
不論是主動被動、有意無意,不管是「輕身」,還是「重財」,這類求醫者同樣抱著一種心態:「拖」字訣!
拖、拖、拖,拖到最後一刻才求醫,固然未必會讓求醫者回天乏術,不過相對病情初期,一定會較難醫治、快治、根治。
面對「散地」,孫子主張「無戰」。
當然,實際上,真正的意思是「散地」「無戰」。所以只要不是「散地」的話,還是可以「戰」的。
其中一個方法,便是遠離散地。
  在用藥上,這就是說,透過健康教育灌輸「未病先防,已病早治,既病防變」的概念,強調「病向淺中醫」的重要性,糾正一些錯誤的觀念,讓患者遠離這些散地,從而增加求醫的主動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