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服藥兵法:藥程表 = ???

〈藥程表 = ???〉

   首先姑且不論瞭不瞭解自己手上的藥,說到底,用藥之道其實只不過是按照藥物標籤的指示準時、準確服藥。
  這句話說起來好像很簡單,做起來好像很輕鬆。實際上,背後的學問不可謂不深。

(From: Pixabay)
  不然的話,藥罐子直接問好了:
  「請問大家是否真的從來沒有試過忘記服藥?」
  藥罐子首先舉手自首:
  本人就是曾經試過忘記服藥!
  對,理論是一回事,現實卻是另一回事。
  其實人是一種健忘的動物,偶爾一、兩次忘記服藥,實在不足為奇。
  就算只是一種藥,就算只是一天一次,尚且可能會忘記服藥,何況是一些多重用藥(Polypharmacy)的長期病患者?這些用藥者往往可能需要同時服用很多種藥,裡面還可能需要配搭很多種服法,例如早上服、晚上服、餐前服、餐後服……服藥只會難上加難,對吧?
  實際上,藥罐子就是曾經遇到一個用藥者每天需要服用二十一種藥,對,是二十一種!
  單是服這些藥,便可能會讓用藥者抓狂,導致他們未必能夠準確、準時服藥,從而大大不利用藥的依從性。
  《孫子兵法》在〈九地〉裡說:
  古之所謂善用兵者,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眾寡不相恃,貴賤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離而不集,兵合而不齊。
  梅堯臣在注釋裡,補充說:
  設奇衝掩。驚撓之也。散亂也。倉惶也。
  這就是說,真正的用兵達人「多設變詐,以亂敵人。或衝前掩後,或驚東擊西,或立僞形,或張奇勢,我則無形以合戰(〈杜牧注〉)」,就像跟對手玩捉迷藏一樣走來走去,一陣子攻這裡,一陣子打那裡,「出東見西,攻南引北(〈孟氏注〉)」,向左走,向右走,讓對手摸不清自己的意圖,「敵則必備而眾分(〈杜牧注〉)」,從而疲於奔命,「使彼狂惑散擾,而集聚不得也。(〈孟氏注〉)」對手便會陷入混亂狀態,對手一亂,自然會打散部署,部署一散,自然會有機可乘。
  在用藥上,服用方法過分繁複、紊亂,例如數量過多、次數過繁,一時服這個,一時服那個,這個要怎麼服,那個要怎麼服,自然便會大大增加忘記服藥的機會,甚至誤服,不利用藥的依從性。
  在相當程度上,兩者倒是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的味道。
  兩者的重點同是一個字:「亂」。
  這時候,怎麼辦?
  唔……這個問題,孫子倒是沒有正面回答,不過在《孫子兵法》裡,孫子的答案其實便是四個字:「整而將來。(《孫子兵法.九地》)」這四個字,真正的關鍵字是「整」。
  這就是說,對手愈想我們亂,我們便愈不能亂。
  實際上,要拆解這個問題,只有一個方法,便是「不要亂。」
  至於如何不亂?
  其中一個方法便是好像寫日程表一樣,將每天所服的藥,連同數量、次數、時間、注意事項一併寫進這個「藥程表」裡,然後每天跟著這個「藥程表」服藥。
  其中關鍵是「整」。「整」的要訣是「慢」,一樣歸一樣,慢慢來,好像填空格一樣,一個個慢慢填寫這個「藥程表」,順道核對裡面的資料有沒有錯、遺、漏、誤。
  當然,慢不能保證不會出錯,不過至少能夠減少忙中有錯的機會。
  至於這個「藥程表」裡面應該寫什麼?又應該怎麼寫?
  唔……與其用口說,倒不如直接動手做吧!
  現在,藥罐子便在這裡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具體說明一下這個「藥程表」的實際做法:
  假設一個用藥者同時需要服用四種藥:
A:每天一次,每次一粒,早上服
B:每天兩次,每次一粒
C:每天三次,每次一粒
D:每天四次,每次一粒
  首先補充一點:
  一般而言,每天三次是指「每隔68小時一次」;每天四次則是指「每隔46小時一次」。
  好!現在,我們可以開始:
  假設第一次服藥的時間是上午8時,ABCD這四種藥的服藥時間便會是:
A:上午8
B:上午8時、下午8
C:上午8時、下午4時、凌晨12時(假設每隔8小時一次)
D:上午8時、下午2時、下午8時、凌晨2時(假設每隔6小時一次)
  理論上,這個藥程表便會是:
上午8時:ABCD
下午2時:D
下午4時:C
下午8時:BD
凌晨12時:C
凌晨2時:D
  當然,用藥之道,貴在隨機應變,踐墨隨敵。(《孫子兵法.九地》)。
  如果不想一天服六次藥的話,退而求其次,還是可以精簡一點:
A:上午8
B:上午8時、下午8
C:上午8時、下午2時、下午8時(假設每隔6小時一次)
D:上午8時、中午12時、下午4時、下午8時(假設每隔4小時一次)
  這次的藥程表便會是:
上午8時:ABCD
中午12時:D
下午2時:C
下午4時:D
下午8時:BCD
  當然,一些看倌可能會問:
  「藥罐子,與其寫『藥程表』這麼麻煩,倒不如直接用藥盒,行不行?」
  對,藥盒的主要用途是讓用藥者能夠遵循藥格上的指示準時、準確服藥。
  如果這些藥格能夠容得下用藥者手上的藥的話,藥盒未嘗不是一個可行的選項。
  不過說真的,一個藥盒可以有多大?
  所以藥盒或許沒有時間上的限制,不過絕對會有空間上的局限。藥格容不下藥物,一樣得物無所用。
  何況綜觀市面上大部分的藥盒,裡面大多只有早上、中午、下午、睡前四種不同的服藥時間,只或許未必適合一些一天需要服超過四次藥的用藥者。
  其實絕頂聰明的看倌一定會想到藥格只是一個空間而已,隨你怎麼用,誰說一定要根據藥格上的服藥時間放藥?在上述的例子裡,用一個擁有六個藥格的藥盒,不就行嗎?
  不過這些藥盒一般只列時段,不列服法,所以如果一些藥有指定服法的話,例如餐前服,單是藥盒,往往未必能夠有效提醒用藥者按照指示服藥。
  這就是說,藥盒還是會有盲點。
  反過來,藥程表既沒有物理上的限制,又沒有空間上的局限,隨你想寫什麼,便寫什麼,相較藥盒而言,應該是一個較理想的選項。
  在用兵上,這就是「我專而敵分(《孫子兵法.虛實》)」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