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

成藥 = ???(四)


  上一章,藥罐子曾經說過成藥的真正目的是「自己的病自己醫,自己的藥自己買」。

(From: Pixabay)
  問題是,就算是成藥,還是會存在一定的盲點,一般主要有以下兩個:
  第一,在定義上,自我藥療的真正原意主要是希望用藥者能夠自行處理一些輕度、短期的症狀及不適,或者治療一些輕微的病症。
  問題是,大部分的病並不是這麼容易便能夠自行解決得到的。
  舉例說,說到骨質疏鬆(Osteoporosis),請問大家要如何診斷呢?
  唔……骨質疏鬆當然並不是敲一敲骨頭、稱一稱骨頭便能夠準確診斷出來的,而是需要透過診斷儀器,例如雙能量X光吸收儀(Dual-energy X-ray Absorptiometry, DEXA),透過兩種不同能量的X光掃描人體體內的骨骼來檢測骨質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 BMD),從而準確判斷一個人到底是否罹患骨質疏鬆。
  第二,對,相較而言,成藥的藥性較輕、副作用較少,一般較安全,這點無錯,不過「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老子.第二章》)」多少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簡單說,「少」只是「少」,不是「零」,更加不是「無」。
  有時候,就算是成藥,使用不當還是可能會產生危險,甚至構成毒性,不利用藥安全。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撲熱息痛(Paracetamol / Acetaminophen)是一種十分常用的退燒止痛藥,而且老少咸宜,既可用於成人,又可用於小童,甚至嬰兒。
  看!連嬰兒都可用,不用問,這種藥當然安全,對吧?
  唔……誠然,在正常劑量下,撲熱息痛是一種安全、有效的退燒止痛藥。
  問題是,如果超出正常藥用劑量的話,一切便另當別論。
  一般而言,在正常的情況下,撲熱息痛會在肝臟進行代謝,生成一種具有毒性的中間代謝產物,稱為N-乙醯醌亞胺(N-acetyl-p-benzoquinoneimine, NAPQI),然後透過與肝細胞的穀胱甘肽(Glutathione)結合,進行解毒,成為非毒性代謝物,排出體外,問題不大。
  問題是,如果超過正常藥用劑量的話,便會增加肝臟代謝的負擔,飽和肝臟解毒的功能。當肝細胞的穀胱甘肽被NAPQI消耗殆盡的時候,餘下的NAPQI便會與肝細胞結合,造成大量肝細胞壞死,導致急性肝衰竭,從而構成中毒的風險。
  簡單說,就算是成藥,是毒是藥,還是一念之差。
  各位看倌可能會感到有點迷茫:
  「嗄?藥罐子,既然成藥還是擁有一定的潛在風險,那怎麼辦?用?還是不用?」
  唔……跟投資一樣,不論是什麼藥,用藥其實涉及風險,股價固然可升可跌,副作用同樣可高可低,用藥者還是可能會蒙受健康損失。
  其實不論是什麼領域,風險大多源於自己不瞭解這些產品,所以如果是投資的話,除了仔細研究相關的投資產品外,還有一個較簡單、直接的方法,便是諮詢一個專業的獨立理財顧問,分析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從而提供適合的投資建議,問題不就是已經解決了嗎?
  這就是說,除了可以參閱說明書自行評估風險外,用藥前還可以直接尋求醫護人員的專業意見。
  所以個人認為「自己一個人服用成藥」並不是自我藥療的真正目的。
  自我藥療的真正精髓其實是用藥者需要掌握基本的健康知識,既需要清楚自己的情況,肯定自己真的能夠自行處理這些情況,又需要熟悉坊間的成藥,從而能夠正確挑選適當的成藥治病。
  就算未能成功掌握這些知識,服用成藥前至少還是建議用藥者詳細參閱隨盒附上的說明書,清楚瞭解如何使用這些成藥。
  當然,書是死的,人是活的,說明書還是有說明書說明不到的地方,如有任何疑問,還是不妨諮詢一下醫護人員的意見,排難解憂。
  至於如果各位親愛的看倌真的選擇到社區藥房買成藥的話,當然可以問一問社區藥劑師的意見。
  反正橫豎都要掏錢買藥,何不額外享受一些售前售後服務呢?
  最重要的是,如果服用成藥後還是沒有改善情況的話,還是建議各位看倌盡快求醫,避免延誤治療的時機。
  雖說「久病成良醫」,不過就算是「良醫」,還是會有「能醫不自醫」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