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0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Diclofenac vs Piroxicam事件

Diclofenac + Piroxicam = ?〉

早陣子,下午時分,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男生,粗眉、濃鼻、厚唇,鼻樑架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短袖襯衫、一條藍色牛仔短褲、一對黑色運動鞋,前來藥房問藥。
這個男生甫進藥房後,便從褲袋裡抽出兩包藥出來,並且放在玻璃櫃枱上。

(From: Pixabay)
藥罐子看一看這兩包藥,哦,這兩包藥原來分別是DiclofenacPiroxicam這兩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s),而且源自同一間診所、同一位醫生,只是配藥日期不同,前後相距大約3個月。
不過當藥罐子仔細觀察這兩包藥的藥物標籤後,便發現了一個疑點:
……這兩包藥上面的用藥者姓名顯然非常女性化,再怎麼看,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這兩包藥是屬於這個男生的,難道……
「哦,對,這兩包藥不是我的,而是我女朋友的母親。」
哦,原來如此,謎底終於解開了!
簡單說,這個男生只是代言人,不是當事人。
整件事原來是這樣的:
過往這個未來岳母一直從事傳統紡織業,唧唧復唧唧(《木蘭辭》),日積月累,結果弄到十個指頭過度勞損,又腫又痛,從而開始影響工作。
於是這個未來岳母便到私家診所裡求醫,當時醫生建議她服用Diclofenac這種藥,後來服用一段時間後,這個未來岳母還是覺得效果不理想,待到覆診的時候,醫生便轉用Piroxicam這種藥。
問題是……
「唉……連續服過這兩包止痛藥後,她說指頭還是有點痛,不過她說自己已經轉過一次藥,再跟醫生說轉藥,總是不好意思說出口……其實橫豎都是止痛藥,倒不如直接同時服這兩種藥,好嗎?」
……理論上,如果一種藥真的不行的話,除了轉藥,加藥未嘗不是一個選項,目的在產生協同效應(Synergic Effect),簡單說,便是「1 + 1 > 2,互相彌補不足,從而希望能夠加強藥效。
不過理論上,說到關節炎(Osteoarthritis),同時使用兩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未必能夠額外提升療效,反而可能會增加出現副作用的機會。[1]
所以轉藥顯然是一個較理想的選項。
實際上,說到關節炎如果一種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真的不行的話,一般都是建議轉藥,直至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非類固醇消炎止痛藥為止。[2]
「唔……其實用藥本來便是一個投石問路的過程,所以真的不用介意轉藥。再說,勉強自己繼續服一些幫不上忙的藥,又有何用?」
最重要的是,轉藥並不是一種罪,實在不需要自慚形穢,更加不需要覺得難以啟齒。因為你不留言,人家便不會知道這到底是正評還是負評,要是你真的決定給這種藥「負皮」,勉強自己繼續服這種「負皮藥」,又有什麼意思呢?

Reference:
1.         Lucinda M. Buys, Mary Elizabeth Elliott. Osteoarthritis. In: Koda-Kimble and Young's Applied Therapeutics: The Clinical Use of Drugs, 9th ed.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08:1519-1537.
2.         Towheed T, Shea B, Wells G, et al. Analgesia and nonaspirin,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of osteoarthritis of the hip.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0;(2):CD00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