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Terbinafine事件(後篇)

〈儲存於25°C以下 = ?(二)〉

  上一章,藥罐子曾經提到一個女生拿著一支上面寫著「儲存於25°C以下。」的抗真菌藥膏問藥罐子應不應該將這支藥膏放進雪櫃裡。

(From: Pixabay)
  唔……除非藥物標籤清楚註明這種藥需要冷藏,否則藥罐子一般不會建議放進雪櫃,只需要存放在室溫。
  所以答案是「否」。
  不過大家有沒有發現另一個問題呢?
  唔……說真的,香港位於亞熱帶,夏天的氣溫動輒高達30°C以上。
  除非開空調,否則室溫隨時都有可能會突破25°C關口,便可能會違反「儲存於25°C以下。」這個逗留條件。
  那到底是否應該暫住雪櫃做臨時避暑山莊避暑乘涼呢?
  首先一些藥真的非常怕熱,主要一般有以下兩個因素:
一、劑型
  對,一些劑型就是受不了熱。
  舉例說,栓劑(Suppository)的最大特點是在常溫下是固體,不過在體溫下便會溶化成為液體。
  所以如果天氣太熱的話,栓劑便可能會提早軟化、溶化,既可能會變軟、變形,更可能會變質、變壞。

二、藥物
  理論上,溫度愈高,化學反應一般愈快,例如水解(Hydrolysis)、氧化(Oxidation)
  所以如果天氣太熱的話,便可能會促進藥物進行降解,導致流失。
  同時如果天氣太熱的話,同樣可能會促進高揮發性的藥揮發,例如硝酸甘油(Nitroglycerin)(俗稱「脷底丸」),從而折損藥量,削弱藥效。

  好!言歸正傳,問題來了:
  「一種藥寫著『儲存於25°C以下。』不過室溫卻高於25°C,怎麼辦?」
  唔……首先如果一種藥沒有註明「冷藏」的話,藥罐子還是不建議放進雪櫃裡。
  那怎麼辦?
  開空調?
  對,這是一個簡單、直接的好方法,自己動手調低室溫,不就行了嗎?
  不過任誰都知道,開空調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電費!
  當然,錢解決得到的問題,便不是問題,只是有點不划算。
  那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呢?
  抱歉,沒有。
  對!大家都不是暴風女神,不能改變天氣,對吧?
  實際上,如果問孟子的話,孟子可能會說:
  「放還是可以放室溫,不過要幫藥物消暑降溫。」
  《孟子.離婁上》說:
  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親,禮與?」
  孟子曰:「禮也。」
  曰:「嫂溺則援之以手乎?」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權也。」
  要知道,在孟子的年代裡,男女固然授受不親,何況這個女人是嫂子?
  對,別以為只有「媽媽、女友遇溺,你會先救誰?」是難題,「嫂溺」同樣是一個難題。
  這時候,孟子便用「權」KO這個兩難的問題,簡單說,便是「非常事用非常法」。
  一言以蔽之,便是「權變」。
  這方面,孟子是相當務實的。
  唔……既然連孟子都這樣說,藥罐子這種凡夫俗子自當效法古聖賢權變,對吧?
  這就是說,如果問藥罐子的話,放還是可以放,不過要盡量遠離光源。
  因為光會帶來光,還會帶來熱。
  所以個人一般不建議放在窗台上,同時建議拉下窗簾遮擋陽光,「避免光線直接照射(Protect From Light)」,減少室內受熱,或者開窗開風扇通風,幫助室內散熱,盡量降低室溫。
  這算是一種沒辦法的辦法吧?
  不然的話,你告訴我還有其他方法嗎?
  當然這只是藥罐子的個人意見而已。
  說到底,整天開空調一定是較理想的方法,所以還請大家自行抉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