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 星期一

藥罐子藥房事件簿:胰島素事件(前篇)

〈胰島素知多D(一)〉

  今次的案情主要是這樣的:
  最近下午時分,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年漢身穿一件米白色短袖馬球衫、一條墨綠色短褲,前來藥房問藥。

(From: Pixabay)
  據說這個中年漢患上糖尿病,一直需要服用兩種糖尿藥控制血糖。最近覆診,醫生便突然加藥,合共三種糖尿藥,三路夾擊,控制血糖。
  這種藥到底是什麼?
  唔……這便是胰島素(Insulin)
  誠然糖尿病的真正肇因不是人體不能分泌足夠的胰島素,導致胰島素短缺,便是人體不能察覺胰島素的存在,產生胰島素抗性(Insulin Resistance),兩者同樣會導致體內的胰島素不能如常發揮百分百的功能,從而不能有效壓抑高血糖,誘發糖尿病。
  所以根據常理,治療糖尿病,最簡單、直接的方法當然是「以形補形」,以胰島素補胰島素,目的不是增加胰島素的供應,填補空缺,便是提高體內胰島素的水平,提高人體的胰島素敏感性(Insulin Sensitivity),抗衡胰島素抗性,從而壓抑血糖。
  這就是說,藥用胰島素本來便是其中一種常用的糖尿藥,合情合理,沒有什麼好奇怪。
  問題是,單是「胰島素」這三個字,往往便已經讓人非常冒汗。
  實際上,這個中年漢至今還是沒有遵循醫生指示,一直遲遲不敢用胰島素。
  為什麼?
  「嗄?市面上還有這麼多糖尿藥,為什麼一定要打針呢?」
  對,胰島素一般大多只有針劑。
  實際上,胰島素既是一種荷爾蒙,又是一種蛋白質,所以既是藥物,又是食物。
  如果口服的話,胰島素進入消化道後,便會受到蛋白酶的消化、分解,從而破壞藥性,喪失藥效,所以便需要透過注射繞過消化道進入體循環降血糖。
  不過個個都打針,唔通個個都想打針咩?
  當然,很多用藥者怕打針,其實不是擔心「針」這東西,而是擔心「針」所帶來的問題……
  痛!!!
  對,針不刺肉不知痛,不論是靜脈注射、皮下注射、肌肉注射,同樣可能會痛。
  在正常的情況下,連同藥罐子在內,藥罐子相信沒有多少人真的會喜歡打針,所以除非逼不得已,否則不到最後一刻,沒有多少人真的會想打胰島素。
  當然,你想得到,我想得到,難道藥廠會想不到嗎?
  對,在胰島素的發展史裡,藥廠曾經嘗試開拓胰島素的其他服藥途徑,最後成功研發吸入器(Inhaler)出來,希望能夠減少用藥者的抗拒,從而改善用藥者的用藥依從性。
  遺憾的是,因為「胰島素是一支針」這種形象實在太深入民心,所以並不是所有用藥者都真的能夠接受「胰島素能夠吸進人體」這個劃時代的新概念,或許就是這個原因,這種新胰島素吸入器出道後反應冷淡,銷情未如理想,便黯然落幕,告別藥壇,曇花一現,淹沒在胰島素的歷史洪流裡。
  話說回來,聽完這個中年漢這番話,試問藥罐子又可以說什麼呢?
  託各位看倌的鴻福,藥罐子慶幸自己暫時沒有患上糖尿病,既沒有服糖尿藥,又沒有打胰島素,所以根本沒有資格勸用藥者打胰島素,這方面,藥罐子實在無從置喙。
  說真的,如果是藥罐子的話,同樣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慢慢接受這個消息,適應這個轉變,談何容易?
  說到打針,如果連自己都未必肯定做得到的話,怎能要求別人做得到呢?
  藥罐子想,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豎起耳朵,耐心聆聽用藥者訴苦。其實訴苦是其中一種宣洩負面情緒的合理途徑,在相當程度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當然,身為一個藥劑師,還是盡可能鼓勵用藥者服藥。
畢竟,這是藥物教育的工作。